珑奎文学
繁体版

215、初始10(1/1)

  诛神阵是上古阵法,也是当初那枚玉笺中记载的奥妙阵法, 传说中, 当初的女神娲就是用这个阵法以身祭天,填补了天道漏洞, 挽救了六界苍生。

  玄禛站在阵眼处, 看着那个匍匐的娇弱身躯, 嘴唇嚅动。

  “你从来都不是什么没用的孩子, 你是师傅最疼爱的至宝。”

  说罢, 玄禛闭上眼, 按下了阵眼。

  虽然知道徒儿的这个劫难已经无法避免,即便不是他, 也会有其他人代替他做这件事, 可亲手手刃心爱的弟子, 还是让玄禛感受到了剔骨剜心的痛楚。

  “噗——”

  玄禛捂着胸口,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忽然间不明白,追求长生的意义在哪里。

  诛神阵不愧是祭献神灵的阵法, 甫一开启,天地骤变。

  法阵上空有滚滚黑云聚拢,蕴含着连大乘期修士都心惊胆战的劫雷开始出现,修为稍低者,已经扛不住这样的威压, 纷纷拿出了护身法宝, 就地打坐。

  第一道雷, 斩情

  第二道雷,斩欲

  第三道雷,斩躯体

  第四道雷,斩灵魄

  ……

  当第一道雷劈在身上时,阿芜就已经感受到四肢百骸涅碎的痛楚。

  阿芜从来就没有这样痛过,她疯狂地在法阵内翻滚挣扎,可是一下又一下的劫雷,还是精准劈在了她的身上。

  她恨不得一死了之,可灵魂却是这般清晰,每一丝痛楚,都传入神经深处。

  所谓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概就是这样吧。

  神本是天地初开时随天地一同产生的灵,与天道本源同生,可神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已沾染了许多世俗的东西,例如七情六欲,只有彻底将这些东西全都抹去了,纯净的神灵,才能成为修补天道的物品。

  这一道又一道的雷,就是在剐去她的情感,她的欲念,她的人性。

  “笨蛋!当初都告诉你了,只有我才不会让你说对不起啊。”

  琅焰没想到,在自己闭关的这些日子里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本来只想着冷她一段时间,等他境界恢复了自然会来找她,再让她知道自己能依靠的究竟是谁,可没等他成为她的靠山呢,她却把自己玩完了。

  不过或许他当初带她离开,依旧会被这些人找到吧。

  阿芜的神魂几乎完全消散,只等最后一个劫雷。

  “笨蛋,现在应该知道,只有我对你最好了吧。”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阿芜勉励睁开眼睛,只瞧见一个毛茸茸的耳朵。

  下一秒,几乎开天辟地的劫雷落下,一只庞大的狼用原型将阿芜死死护在身下,等到那刺眼的光芒散去时,整个诛神阵内,已经空无一物。

  是魂死身消了吗?

  大伙儿被刚刚的那一幕惊到了,没人想过最后关头居然还会跑出来一个大妖,替她挡了最后一下,虽然过程有些惊险,可结局似乎和预计到一样。

  “那好像是琅王的气息吧?”

  众人看向了一旁来自妖域的某个妖王,他的原型是狼,刚刚那个大妖身上带着他的血脉气息,应该是他的子嗣。

  一下子,众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众人皆知,琅王只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是他和魔族某魔后偷情所生,据说孩子出身时,那个知晓自己头戴绿帽的魔王直接捏碎了魔后的元婴,至于那个半魔半妖的孩子,则是被魔王扔给了琅王。

  只不过,半妖的血脉不纯,琅王并不在意那个孩子,随意丢给了下仆照顾,听说那个半妖在妖域内的生活并不好,只要是妖,都能欺负他,后来,外界再也没有听说过那个半妖的消息,只当他失踪了。

  数千年过去了,显然那个当年的半妖已经用密法提纯了血脉,刚刚他们感受到的威压,分明是大乘期尊者才会有的。

  一个曾经备受鄙夷的半妖,靠一己之力成为大乘期尊者,如果他没有替那个“神”挡去最后一雷,等天道修补完,飞升仙界者必有他啊。

  穹桦等人都想到了那个半妖是谁,表情更加悲恸了,连一个只有短短几日相处的半妖都能为阿芜做到这些,他们疼爱了阿芜近百年,为什么做不到呢?

  归根结底,他们的爱很多,可琅焰的爱很少,他漫漫长生中,只有极少数的日子是快乐的,而那些日子,大多和阿芜相关。

  他不怕死,因为活着,对他来说也是乏味,他愿意为某个妄念做一次牺牲。

  众人也来不及议论刚刚的那个狼妖了,因为原本的诸神阵上忽然狂风骤起,天地变色,一瞬间,地动山摇,原本旁观的修士有不少都被卷入了突然出现的空间缝隙中。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劫雷劈下,玄禛静坐在诸神阵中,那些漫无目的的劫雷,却没有一道劈在他的身上。

  是阿芜吗?

  她的神破,她的骨血筑成了新的天道,即便已经劈去所有情感,她还是不舍得伤害他这个师傅。

  玄禛眼角滑过两道泪痕,这个心魔,他恐怕渡不过了。

  劫雷越来越密集,躲闪的时候,一道劫雷忽然劈在了卓毓的身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挂在她脖子上的玉片瞬间湮灭,卓毓甚至来不及为自己的这个金手指哀嚎,就因为越来越多的劫雷被迫进入琅琊福洞内躲避。

  她虽然没办法开启、关闭琅琊福洞,可身为福洞的主人,她还是能够只身进入福洞内的。

  龙斐然和她离得很近,自然感受到了那一丝属于琅琊福洞的气息。

  他怔住了,想到自从卓毓到来后发生的一幕幕,顿时痛不欲生。

  ******

  “……自那场诛神祭后,飞升的通道终于再一次打开,这就是一千多年前,那么多人修、魔修、妖修湮灭的原因,他们创造了新的天道,也为自己逆天而行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琅华界的某个茶馆内,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站在高台上说书。

  在诛神祭后的劫雷里,无数大乘期、返虚境的高阶尊者湮灭,其他境界的修士也死伤无数,自此之后,三界元气大伤,再也恢复不到曾经的辉煌了。

  现在,三界已经很难看到一个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为了区分境界,在筑基期前甚至划分出了一个炼气期,可见三界真的是没落了。

  好在如他们所愿,飞升的通道重筑,虽然者千百年来,飞升的人数寥寥无几。

  “那玄禛尊上呢?”

  提问的是一个刚从凡人界过来没多久的小修士,因此提出的问题十分可笑,因为关于千年前诛神的故事,以及几位主人公的结局,三界中人早已耳熟能详了。

  “玄禛尊上生了心魔,心境受到影响,于百年前身死道消,穹桦尊者正是现在无上派的掌门,不过他同样看不破心魔,因此早已没有飞升的执念,只一心一意想要看顾好无上派,至于玄禛尊者的另一个徒弟,自诛神祭后就消失了,据说有人看见过他,他在到处追杀一个人。”

  有人替那个小修士解释。

  “走吧。”

  一个英俊的男子搀扶着一个头戴纱帽的少女离开了酒馆。

  这两人正是本应该在那场诛神阵中死去的琅焰也阿芜。

  诛神阵剥夺了阿芜的神魄,琅焰给她求的一线生机,带着她的躯体进入一场场轮回,为她重新凝练三魂六魄,感知七情六欲。

  对方的神体已经被剥夺,并且丧失了修行的能力,琅焰就以妖狼的身份和她签订了共生契约,以后他的寿命,会和她共享。

  不久前,阿芜的魂魄终于归位,一次次的轮回记忆都保存在神识深处,最初的爱恨,早已经淡忘了。

  或许正如她经历的一个个世界一样,在她初生的世界里,卓毓就是女主,而她只是女配,所以不论曾经多爱她的人,都会按照命运划定好的轨迹,走到女主的身边。

  而当女配退场后,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谁也不知道小说完结之后的故事。

  街巷里,一个满脸胡茬的醉汉躺在地上,阿芜走过时带过一阵清雅的香风,让那个醉汉有了短暂的清醒。

  那个影子,好像师妹啊?

  下一秒,龙斐然苦笑一声,拎起一旁的酒壶猛灌几口。

  他已经杀了卓毓,可小师妹再也回不来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