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14、初始9(1/1)

  关于琅琊福洞为何消失,又认了谁为主的问题一直都没有商讨出一个结果, 各个门派的长老高徒又不能一直留滞在原地, 于是在琅琊福洞消失的半个月后,各门派家族渐渐撤离, 只留下一部分人探寻蛛丝马迹。

  不知是谁在琅琊福洞的遗址里发现了一个玉笺, 这份玉笺里居然记录了上万年前仙魔大战的始末, 以及之所以数几万年间都无人飞升的原由。

  原来天道残缺, 想要修补天道, 重筑飞升仙界的通道, 就得找到六界之内唯一的一位神灵。

  对于这份玉笺,很多人都半信半疑, 可对于那些滞留在大乘期数千年甚至几万年, 等到几乎疯魔的尊者们, 即便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也想要尝试。

  于是从某一天起,琅华界、魔界、妖界,都刮起了一股寻找“神”的热潮, 不知是谁先想到了那个玄雷峰上近百年都无法修炼的草木妖。

  因为是神,所以无法吸收下界的灵气,因为是神,所以让身边人受益。

  阿芜的本体是一株长在玄雷峰上数千年的蘅芜草,自玄禛修炼起, 就与那片野草相伴, 或许玄禛的天赋异禀不仅仅源于他本身的灵慧, 更在于那片蘅芜草赋予的充沛灵气。

  这一条条的特征,仿佛都与玉笺里的描述对应上了。

  三界都为此沸腾,如果玄禛的这个小徒弟真的是“神”,只要剔去她的神骨填补天道的漏洞,困扰三界上万年的问题就能解决,如果玉笺里的描写都是虚假的,只是牺牲一个废物罢了,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许多自诩正义的修士暂且蛰伏着,魔族却没有那么多讲究,这个消息刚传到魔族,两界相邻的地方就受到了魔族的大举侵犯,许多避世不出的大魔也掩盖气息,偷偷进入琅华界,要抓传闻中的“神”,剃掉她那神骨神魄,修复残破的天道。

  妖族看似两不相帮,可就在魔族进攻琅华界的同时,妖域的几位妖王也从自己的领地消失了。

  ******

  自从从琅琊福地回来,阿芜就将自己关在洞府内修炼,也没有注意到外界的纷纷扰扰。

  直到有一天,师傅设在她洞府外的禁制被打破,卓毓拎着长剑冲进来,她才意识到,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

  “青芜师妹,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妹,我真怀疑,你有没有心!”

  卓毓疾言厉色地说道。

  她难道不知道为了抵挡住外界的施压,她的师傅和师兄费了多少功夫吗,穹桦师兄甚至回到了无上派跪求他祖父出关,以青山派掌门的身份制止无上派将“神”交出去。

  结果可想而知,即便是亲孙子,也制止不了穹灏想要飞升的**,他自持名门正派,虽不好主动提出让阿芜牺牲,可也在等别人逼着无上派祭献这个弟子。

  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琅华界边境生灵涂炭,无上派的弟子只要离开护法大阵就会被人击杀,整个无上派已然成为众矢之的,山门外无数人修、魔修、妖修蠢蠢欲动。

  可即便是护法大阵,也有撑不下去的那一天,玄禛作为无上派的太上长老之一,受到的压力何其之大,门派内,对这个往日尊崇的长老也已经满腹怨言。

  卓毓想着,阿芜难道不该主动站出来牺牲自己吗,因为她,三界内死伤无数,这样的罪孽她承担的起吗?

  果然,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白莲花罢了,既然她龟缩着不肯面对,那就让她来逼她一把。

  “什么。”

  阿芜对于外界的消息一点都不了解,卓毓对她劈头盖脸一顿骂,她还觉得委屈呢。

  “呵。”

  她不信这么大的消息阿芜本人一点都不知情,只当她的演技越发炉火纯青了。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为了保全自己只在遗址留下那份玉笺等待别人发现,当初阿芜刚从琅琊福地里出来的时候,就该拿她去祭献天道。

  “轰——”

  一阵地动山摇,洞府外传来震耳欲聋的坍塌声,阿芜和卓毓赶忙跑出去,原来是护山大阵终于在一日日的攻陷下破碎了,那些原本被护山阵法挡在山脚的人妖魔们,纷纷出现在了玄雷峰上。

  “玄禛,你难道就不想飞升吗,赶紧把你的徒弟交出来吧。”

  往日空旷的山峰上此刻站满了人,阿芜看着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后知后觉到这些人都是为她而来,在她闭关的这些日子,她好像又惹了许多麻烦。

  玄禛伫立在中央,看着周遭恶意的视线,表情有些颓然。

  他努力过,可依旧护不住她。

  “我的徒弟,会由我亲自处决。”

  玄禛涩涩说道,飞升同样是他的执念之一,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自己徒弟的血,筑成一条飞升的通道。

  但现在只凭他一人,根本就护不住阿芜了,他能做的,就是让她走的不那么痛苦。

  什么处决?

  阿芜茫然地看着一旁的师傅,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下一刻,她失去了意识,再一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一个圆台之上,虚空之上,满眼望去密密麻麻皆是面露狂喜,表情狰狞的人。

  *****

  “对不起,阿芜。”

  穹桦本不想站在这诛神阵中,他没有脸面来看小师妹,因为他的家人,也是促成这一切的元凶之一。

  可他又不能不出现,因为他宁可小师妹到死都恨着他,也不愿意见不到她最后一面。

  龙斐然站在穹桦和卓毓的身后,手里攥紧双刀,因为低着头的缘故,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们已经尽力了,这一切,就是阿芜的宿命。”

  卓毓注意到了龙斐然的异样,退了几步走到他身旁小声说道。

  在卓毓眼神的安抚下,龙斐然的手劲渐松,握着兵刃的动作都不那么坚定了。

  阿芜已经从周遭的议论,以及卓毓突然闯到她洞府后说的一系列话,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中大致猜测到了始末。

  她或许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废物,她的身体,关乎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以至于她的师傅和师兄们也护不住她,只能选择让她牺牲。

  阿芜意外的没有怨气,因为她知道,即便师傅他们拼死护住了她,也只是徒增牺牲罢了,而且,她对于师傅和师兄们来说,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师傅还看重师门,师兄们也各有血脉亲人,这些都是他们割舍不下的。

  可虽然没有怨,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吧,谁不想有人能够不顾一切,爱自己到可以付出生命呢?

  “能让我最后说几句话吗?”

  阿芜平静地面对接下去的死亡,但在临死前,她还有话想说。

  这是她在洞府内冥思苦想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悟出的一个道理。

  “嗯。”

  玄禛强忍着悲恸,点头应允。

  “我想收回在琅琊福地前说的那句对不起。”

  阿芜扬起嘴角,脸颊的梨涡若隐若现,看上去天真极了,偏偏又是在这样肃穆悲壮的场合中,反倒使得穹桦和龙斐然越发挣扎。

  一旁的卓毓催动玉片,片刻后,穹桦和龙斐然的眼神再次恢复清明。

  “我没有错,错的,是大师兄,是二师兄。”

  “我的所有感知,所有情绪,都是你们教我的,甜味会让人开心,所以要笑,苦味儿会让人难过,所以要皱眉。”

  阿芜将手放在脸上,如同一个灵智初生的孩童一样演示每一种新奇的感知,“你们让我知道辣味是痛的。”

  阿芜吐了吐舌头,一副被辣到的模样,让师徒几人不由回忆阿芜第一次尝到辣味时辣到流泪的出丑场景。

  “是你们教我什么是饿,什么是冷,是你们告诉我的,我永远都不用担心被宠坏,因为你们心甘情愿把我宠坏。怎么突然间,我在你们眼里就是骄纵任性的孩子了呢?”

  阿芜的瞳孔黑白分明,明明流着泪,却没有面露悲戚。

  “也是你们说好的,要为我寻那洗灵草,然后将寻到的灵草给了别人,又怪我太过计较。我在意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洗灵草,而是明明我的一切都是你们教的,怎么以前你们都喜欢的样子,现在却变得面目可憎了呢?”

  阿芜在质问,也在反思,但是这个问题,她想了一年都没有想明白。

  “所以,我不想说对不起,如果真的是我错了,或许,是你们一开始就教错了吧。”

  阿芜擦掉眼眶的泪水,再一次扬起嘴角。

  “师尊,阿芜不乖,没办法再继续陪您啦,不过阿芜很高兴,一直以来,他们都说您收错了弟子,说我的存在是您的耻辱,现在看来,阿芜也是很有用的对不对?”

  明明想笑的,可眼泪却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流,小声的抽泣,也变成了号啕大哭。

  她一点都不想死,因为她还有太多太多舍不得的东西,阿芜想着,真的不能再哭了,再哭下去,师傅就该心软了。

  她重重抹了抹眼泪,然后脱下头上的法簪,摘掉手上的空间戒指,并且抹去了上面属于的气息。

  “师尊。”

  阿芜伏身跪拜在玄禛面前,等待阵法开启。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