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13、初始8(1/1)

  直到洞府彻底关闭的那一秒,阿芜和琅焰才被传送出来, 此时玄禛已经等到绝望。

  阿芜还来不及呼吸一口福洞外的空气, 就被大喜过望的玄禛拎住了衣领。

  “在你能够自保之前,不准再次下山。”

  玄禛的声音冷到掉渣, 是他高估了两个弟子, 也低估了小徒弟闯祸的本事, 经历了这样的事, 他不敢再将这小丫头放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了。

  阿芜还来不及分享自己在琅琊福洞内惊险又刺激的经历, 就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看着师傅和师兄们疲累的表情, 阿芜心里闷闷的,她好像又给师傅师兄带来麻烦了。

  “玄禛尊上, 各大门派的尊者陆续赶来了, 关于琅琊福洞认主一事, 事关整个琅华界,青虚尊上请您过去相商。”

  玄禛还想教训这个徒弟,可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修士打断。

  琅琊福洞消失事一件大事,就连闭关上千年的大乘尊者都被惊动了, 于情于理,青虚是玄禛的前辈,境界也在他之上,青虚尊者派人相邀,玄禛是不好拒绝的。

  “穹桦, 斐然, 看好你们小师妹。”

  玄禛对着一旁的两个弟子叮嘱一声, 然后飘然离去,至于跟着阿芜出来的那个混血狼妖,他更是吝啬眼神,连看都不多看一眼。

  琅焰双手握拳,这二十多天的相处,他都忘了,对于那个小草妖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人。

  一直以来,琅焰面对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只有摧毁这一个念头,可现在第一次,他并不想毁掉那个灵动天真的小姑娘,他想要得到他,成为她心里最重要的人,她的眼睛里,只能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

  “青芜师妹,对不起,我用了那穹桦师兄为你寻来的株洗灵草。”

  各门派长老以及一些高修为的散修齐聚讨论有关琅琊福洞的问题,剩下的各门派世家小辈自然只能滞留在原地。

  阿芜带着琅焰和无上派的弟子坐在一块,她正想和师兄们介绍琅焰的时候,却被卓毓的一番话搅了心智。

  “洗灵草,这么说,卓毓师姐已经是单系天灵根了?怪不得卓毓师姐突破了筑基期,原本我就想着师姐在福洞中一定有一番奇遇呢。”

  “师姐真厉害,尚不足百岁就已经是金丹期修士,真是我辈的楷模啊。”

  在场没有一个人不嫉妒,可谁让卓毓已经服下了洗灵草呢,如果洗灵草还在她手中,他们或许还有抢夺的心思,更何况卓毓话语中点明了,原本那洗灵草是穹桦找来准备送给阿芜的,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灵物给卓毓服用,远好过被一个妖类废物糟蹋。

  这么想着,那点不平的心思也没有了。

  周遭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响起,卓毓谦逊地一一谢过,只说是穹桦师兄和斐然师兄大方,将洗灵草这样的神物让给了她,她受之有愧。

  “小师妹,比起你,卓师妹更需要那株洗灵草,你放心,以后……”

  穹桦看着怔忪的小师妹,正想说自己以后会帮他寻来更多的洗灵草,可他忽然意识到,琅琊福洞消失了,诺大的琅华界,洗灵草这样的神物只在琅琊福洞内出现过,极有可能,他找遍整个琅华界,都找不出第二根洗灵草了。

  可如果再给穹桦一个机会,他依旧会这么做,阿芜有他们护着,可卓毓只有孤身一人,她做梦都想为亲人报仇,提升实力,已经成了她的执念心魔。

  穹桦觉得小师妹会理解他的。

  “你说好那株洗灵草是给我的。”

  阿芜抿着嘴,看着一旁诚恳道歉的卓毓,只觉得对方的表情虚假极了。

  “阿芜乖,不要闹了。”

  龙斐然觉得小师妹这样不好,卓师妹都诚恳道歉了,她这样不依不饶的,让卓师妹多尴尬啊,或许真的如很多人说的那样,他们把阿芜给宠坏了。

  “我没有闹,大师兄和二师兄都说过,是为我进入福地寻找洗灵草的。”

  阿芜的眼神执拗,她不明白,为什么师兄会用这样失望的眼神看她。

  她本来就不强求什么洗灵草,可这是大师兄和他承诺的不是吗,如果没有之前的许诺,她就不会心生妄念,而且更让阿芜不能接受的是这株洗灵草被卓毓占有了。

  “青芜师妹,我虽然对你感到抱歉,可你要知道,这洗灵草是穹桦师兄和斐然师兄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他们给你,是情分,不给,那也是本分,难道你还要因为一株灵药怨恨那般疼爱你的两位师兄吗?”

  卓毓义正严辞地说道。

  在她看来,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过一次次误会争吵,穹桦等人太疼这个师妹,于她之后的计划不利,她只是希望在穹桦等人面前撕开这个草木妖自私自利的本性,让他们不再对她抱有感情,这样等待青芜祭天的时候,他们也不至于太难过。

  卓毓考虑到了所有人的心情,唯独青芜这个一定会被牺牲的祭品的情绪,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就是,她是什么灵根?灵药灵石用了一堆,连筑基修士都不是,洗灵草用在她的身上,不是浪费吗?”

  “是啊,穹桦师叔他们在秘境里会不会遇到危险她不管,偏偏就想着一株灵草,简直自私透了,不知道师叔他们喜欢她什么。”

  “师叔祖真不该收这样一个弟子,咱们无上派的名声都因为她毁了。”

  因为卓毓的那番话,越来越多的人为穹桦和龙斐然抱不平。

  那些嫌弃的、咒骂的声音一字一句落入阿芜的耳朵里,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看她身边应该是个混血的半妖吧,真不愧是草木成精的妖怪,交的朋友都那么卑贱。”

  “你们没看见吧,他们从福洞里出来的时候还手拉着手呢,也不知道在福洞里的这些日子,两人有没有什么龌龊的行为。”

  ……

  这些话更加刺耳了,龙斐然听不下去了,面露厉色,“够了,我们玄雷峰的人,不需要别人来教。”

  看穹桦和龙斐然的脸色不好,周围的人才忽然意识到他们刚刚非议的是人家的宝贝师妹。

  一群人一阵后怕,其实往日他们绝对不会当着穹桦和龙斐然的面议论阿芜,顶多就是在背后骂骂她,可刚刚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的想法不受控制地说出来了。

  他们只当是自己对阿芜的怨气太深,以至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想法。

  也是因为对话时提到了琅焰,穹桦和龙斐然看了眼那个半妖兽,然后就不感兴趣地移开了目光。

  在他们看来,小师妹可能是在琅琊福洞内结识了这个半妖,对方可能护了小师妹几次,有了些许恩情,这一点,他们自然会替小师妹补偿他。

  他们两人,一个是青山派掌门的孙子,一个也是人间的皇子,外表再亲和,内里也是高傲的,因为世俗对半妖的偏见,让两人不可能放低身段和他交好。

  更何况,一个半妖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还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呢,护着他,再给他一点补偿,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看,这些人都逼你忍让,我不一样,我永远都不会让你说一句对不起。”

  琅焰并不在意那种蔑视的眼光,从他出生起,这样的眼神他已经看厌了。

  他在意的是这个小草妖清澈的眼神,既没有厌恶,也不带丝毫怜悯,好像他和这天下所有的人、妖、魔一样,只是普普通通的个体。

  只一眼,琅焰就觉得终日躁动的心脏被抚慰了。

  他想要小草妖跟他走,他的血脉不纯,需要九次蜕变才能净化血脉中的魔性,蜕化的过程很危险,越到最后,他蜕化后的境界就越低,直到第九次,坐地飞升。

  现在修真界和仙界的通道被封,他即便做不到飞升,可也能达到大乘水平,在这人妖魔三界,他完全能护阿芜周全。

  这已经是他第九次蜕化了,境界掉落至最低,意外被几个低阶的人贩子当成半妖带走,这才遇到了这个让他很感兴趣的小丫头。

  再过不久,他的修为就能恢复,只要阿芜说她想要和他一块走,他可以立刻带着他离开。

  穹桦眉头紧皱,眼神如利光一样刺向琅焰。

  只是一个半妖,还是一个修为只到金丹期的半妖,居然敢挑衅他,真当他不敢对他怎么样吗?

  “对不起。”

  阿芜挡在琅焰身前。

  “对不起,是我错了。”

  阿芜低着头,看着眼泪一滴滴掉落在鞋面上。

  她不想师兄伤害琅焰,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阿芜的心有些空洞,不明白怎么自从卓毓出现后,师兄们就变了呢。

  穹桦和龙斐然没有看到阿芜掉落的眼泪,听到她认错,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一下子凝滞了。

  他们并非有意让阿芜认错,可是卓师妹也没有错啊,她确实需要那株洗灵草,而且她都向师妹道歉了,为什么师妹非要不依不饶呢?

  “真是个笨蛋!”

  琅焰气坏了,她怎么那么没志气呢,没有错的事情非要说一句对不起。他气的哼了一声,直接御剑离开 。

  这么无趣的小丫头,他一点都不想喜欢了。

  阿芜看着琅焰的背影,以及不知因为卓毓说了什么,再次露出笑颜的两位师兄,心沉沉地坠下,又酸又涩。

  或许她真的很不好吧,所以当身边每一个疼爱她的人接触到其他优秀的女孩时,就会觉得她不那么讨喜了。

  那些人说的都对,她可能真的没有资格当师傅的弟子,当师兄们的师妹。

  阿芜独坐一处,看着空间戒指里自己耗费了大半护身灵器,又险些丧命才得到的那株雷灵草,这是提纯雷灵根的灵草,师兄说过,要为她寻找洗灵草,她也想为师兄做些什么。

  她并不是旁人口中自私的姑娘。

  阿芜抹了抹眼睛,这下好了,连刚认识不久的琅焰都讨厌她了,她也开始讨厌她自己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