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12、初始7(1/1)

  “你终究还是来了!”

  一道飘渺的声音响起。

  “上万年了,原来还有人和我一样, 尚且留着一道魂魄, 苟延残喘在这六界之内。”

  卓毓听不懂这几句话,随后, 从她胸前开始扩散一股紫黑色的浓光, 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 卓毓深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 惊慌地看向同她一块掉落的穹桦和龙斐然, 却发现两人早已昏迷, 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不曾看见。

  这让卓毓松了口气, 但她还是开始忌惮自己脖子上的那块玉片, 她心中清楚, 这个玉片十分诡异,除了能够增进她修炼的速度外,还能为她添增亲和力,只要催动玉片, 就能让人认同她说的每一句话,即便对方本来厌恶她,也会渐渐喜欢上她。

  卓毓以为这是她穿越的金手指,可现在看来,这个玉片身上还有她没有看透的秘密, 现在她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 却还能被这玉片控制住, 她担心,如果自己不能彻底炼化它,将来反倒要成为它的傀儡。

  “小丫头,你别担心了。”

  又柔又魅的声音在卓毓的脑海中响起,这道声音,似乎是由玉片中而来的。

  一瞬间,卓毓全身紧绷,后背也有些发凉,她的脑海中想到了许多东西,例如夺舍重生。

  那个寄居在玉片中的魂魄似乎能够探查她大脑中的想法,笑声越来越荡漾了。

  “曾经声名赫赫的魔后百渡居然会依附一个修为只到金丹境的小辈,真是堕落了。”

  苍老浑厚的声音由四面八方而来,带着仙人的威压,让卓毓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只看到她的金丹境,难道就没有看到她身上浓厚的气运吗?”

  卓毓身上的紫光更盛,强加在卓毓身上的威压仿佛都少了许多,让她得以喘息。

  “气运?”

  那道声音顿了顿,下一秒,卓毓就有一种被人扒光了看的窘迫,只是那道侵略的视线停留的时间不长,卓毓咬紧牙关,忍下了这个耻辱。

  她更为好奇的是这些人交谈中透露出来的讯息。

  什么魔后百渡,什么气运,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

  卓毓疑惑的时间并不长,很快,那两人就主动告知了她所有真相。

  原来,这两人都是上万年前仙魔大战时期的真仙和魔仙,一个是琅琊福地的主人琅琊上仙,一个是曾经仙界魔域的魔后百渡。

  魔后修的是魅惑人心的法术,通过双修吸取男修的气运和法力增进自己的修为,虽然现在她只剩一魂,可身为曾经的大罗金仙,区区琅华界的小小修士,还是逃过不了她的魅惑。

  在两人的口述下,卓毓知晓了上万年前魔仙大战的始末。

  原来,现在早已经没有了仙界,那一条通往仙界的飞升通道也已经损毁,按照琅琊上仙和魔后的说法,当年魔仙大战太过惨烈,甚至触怒了天道,修仙本就是逆天而为,所有修真者在元婴后期每跨过一个境界,就会有天雷降临,为的就是惩罚这些逆天而行的人。

  那时候,仙人们感受到了天地气运的衰败,为了争夺机缘,仙魔大战一触而发,大战结束后,只有少数几个仙人活了下来,而仙界已经满目疮痍,天道为此盛怒,降下灭世惊雷,击杀了那几个仙人,然后摧毁了飞升通道。

  只有像百渡这样修为高深,又有一些魂术密法的仙人残存了一丝魂魄,只是肉身已毁,三魂七魄又毁了大半,再也没有复生的可能。

  他们活着,就是为了找一个传人,然后重回仙界,寻找一线生机。

  “可既然飞升通道已毁,琅华界、魔界和妖界三届的人又怎么飞升呢?”

  卓毓若有所思,也难怪自万年前仙魔大战后,就再无登仙之人,原来这飞升通道已毁,怪不得那些大乘后期的人苦修千万年都找不到飞升的契机。

  “你知道神吗?超脱于五界之外,传说中的神界?”

  与仙不同,神是与生俱来的,这一点,是他们飞升到仙界后,才慢慢摸索出来的。

  神是创世以来就存在着的,只是神的寿命也并非无限,在漫长的岁月中,许多神陨落。

  在仙界的传闻中,六界每隔千万年就有一场浩劫,在上一个千万年前,天道也曾破灭,是一个名叫娲的女神用自己的神魂弥补了天道的漏洞。

  上万年前仙魔大战,有一个擅长看星占卜的仙尊测算出了天道的一线生机,这世间还有一个神的存在,只是那个神似乎摒弃了神体,还在沉睡当中。

  卦相显示,想要找到神,就得去琅华界。

  于是百渡趁天道裂缝尚未愈合的时候,偷偷将一缕魂魄附在玉片上,来到了下届,琅琊上仙也是如此。

  他的魂魄困在了自己曾经的仙府中,于是借由每一次福洞开启,寻找自己满意的继承人。

  “神?”

  卓毓知道,除了凡人界、琅华界、魔界、妖界、仙界这五界外还有神界的存在,可很多人都以为这只是传闻。

  “是的,神,六界之中唯一的神,只有她的神魂,才能修补天道,重新搭建天桥,联通人、魔、妖三界和仙界的通道。”

  百渡魅惑的声音在卓毓耳边响起。

  “怎么才能找到神?”

  卓毓的眼神闪烁,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自然不想止步在大乘境。

  “我不知道怎么找到神,可我知道神的特征。”

  这次开口的是琅琊上仙,他认可了百渡的话,觉得卓毓是得上天偏爱的气运之女。

  “按照预言,神从千万年的沉睡中醒来,灵智单纯,如刚出生的孩童,神无法吸收修真界的灵气,但神的存在能够提升那个地方的灵气浓度,在神身旁修炼,修为一日千里……”

  琅琊上仙缓缓讲述他所知道的神的特征,卓毓听的越多,就越是深思。

  她怎么觉得,这个描述好像她知道的一个人。

  “如果让神补上了天道的漏洞,那个神会怎么样?”

  卓毓忍不住开口问道。

  “神并不是不生不灭,神也会陨落。”

  琅琊上仙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可这一番说辞已经表明了一切。

  如果补上了天道,青芜会死。

  卓毓已经基本能断定,她就是琅琊上仙口中的神,可那样怯弱无能的女人,怎么可能是神呢?

  ******

  “怎么回事,灵气波动这么奇怪?”

  守在琅琊福洞外的几位尊者全都瞬移在入口处,感受着忽然汹涌翻腾的灵气。

  以往琅琊福地的灵气波动都是十分平和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暴躁过,而此时距离琅琊福洞关闭,还有八天,难道是琅琊福地内出现了什么变故。

  “你们快看,有人被传送出来了。”

  其中一位尊者惊呼着指向高处,话音刚落,一个又一个修士被琅琊福洞传送出来。

  “琅琊福洞好像要消失了?”

  他们能感受到属于琅琊福洞的气息在慢慢削减,原本周遭的重重禁制,也在一个个消失。

  在场所有修士都忍不住露出惊骇的表情,这琅琊福洞传闻中是仙界某仙人的洞府,在那仙人陨落后意外流入下界,修真界不少异宝,都是从琅琊福洞内得到的,现在琅琊福洞消失,岂不是意味着琅华界的一大损失。

  “不是消失,是认主。”

  玄禛双手背在身后,神情依旧淡漠。

  他看着一个个被传送出来的修士,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小弟子。

  玄禛的心沉了沉,懊悔为什么当初要放任阿芜下山。

  “认主,琅琊福洞居然还能认一个低阶的修士为主?”

  没人质疑玄禛的话,知道琅琊福洞居然认了一个元婴或以下境界的修士为主,在场这些返虚大能也忍不住嫉妒。

  那可是仙人的洞府啊,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关于飞升的秘密,也不知道这洞府的主人到底是谁,现在洞府已经认他为主,那满洞府的宝贝,岂不是都属于那一人了呢?

  即便是最超然的修士,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些阴暗的心思,杀人夺宝在修真界并不稀奇,尤其是面对这样的宝贝。

  “师傅?”

  穹桦和龙斐然是在传送时苏醒的,因为他们只当自己在掉落地洞的时候昏迷,直到福洞关闭,被传送出来。

  卓毓也装作一副刚刚清醒的模样,和穹桦两人站在一块。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入口处的玄禛,穹桦满心疑惑,本该闭关的师傅为什么会出现在琅琊福洞外。

  “你们在福洞里,可曾见到阿芜?”

  看到两个徒弟平安,玄禛稍稍松了一口气,可他本就相信大徒弟和二徒弟的能够足够在福洞中自保,如果这次不是阿芜出了意外,他根本就不会在福洞外等待。

  “阿芜,阿芜怎么会进入福地?”

  龙斐然有些急了,在进入福地前,他不是叮嘱她牢牢更紧护法的师叔们吗,她怎么这么不听话,一个人偷偷溜进琅琊福地内。

  “出了一个意外。”

  阿芜是被人推进去的,推她的是无上派一个外院小弟子,对方嫉妒阿芜和她同为五灵根却能够被尊上收为弟子,而她只能做一个供修士差使的仆役,于是趁着当时所有人都被开启的福洞吸引目光,在福洞关闭的最后一秒,将人推了进去。

  那个女修道心魔种,早在玄禛到来之前,被随行的护法长老诛杀。

  玄禛没有解释,目光依旧放在传送光圈内,心越来越沉。

  琅琊福洞是仙人至宝,即便是玄禛,也没办法破除禁制进入福地之内,他表面淡漠,实际早已心急如焚。

  穹桦和龙斐然就更不用说了,福洞每传送出来一个人,他们就会紧张得询问他们是否在福洞内看到过自己的小师妹。

  因为福洞突然提早关闭,福洞外乱糟糟的,卓毓看着穹桦和龙斐然在拥挤的人群中打探青芜的消息,连尊上高徒的身份都不顾了,低三下四向一些低阶散修询问,心里越发不喜青芜这个人物。

  那样的人存在在世上除了给别人增添麻烦,真的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如果换做她是青芜,她压根就没脸活着。

  卓毓自认是一个自强自立的优秀女性,十分看不上阿芜这样菟丝花一样,需要攀附别人才能生存的弱者。

  如果一开始她还有些犹豫是不是要牺牲阿芜,现在看到她闯下的一个又一个麻烦,心里的那个念头也强大了不少。

  琅琊福洞如玄禛说的那般确实是认主了,新认的主人,正是卓毓。

  只可惜,这个福洞是先天至宝,它的上一任主人琅琊上仙也是意外得到了这个宝物,炼化多年,也只能简单控制这个福洞,卓毓的修为比琅琊上仙弱了许多,对于琅琊福洞洞控制更是只局限在拿取里面的部分物品上。

  她没办法开启、关闭福洞,也没办法控制驱使里面的凶兽,不过随着她修为的提升,她和福洞洞联系也会越来越紧密,现在她还能感受到,青芜还活着,福洞中存有她的气息。

  卓毓越发相信自己真的是魔后百渡口中的气运之女了,或许她来到这个时空的意义,就是为了重塑天道。

  牺牲青芜一人,这做法或许有些残忍,可她带着使命而来,愿意为了三界苍生,背负这个沉重的负担。

  卓毓是个务实的人,曾经有一个火爆全网的人性测试题,如果你是火车司机在驾驶火车的过程中,前方轨道有四个孩子在玩耍,拐角废弃的轨道有一个孩子高声喊着同伴离开,是选择前行会撞上四个玩耍的孩子,还是变道,只撞上一个孩子。

  卓毓的选择是变道,牺牲少数人的利益,满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一直以来都是她奉行的原则。

  现在只是牺牲青芜一人,却能让千千万万的修士有机会寻得飞升之道,在卓毓看来是值得的。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