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11、初始6(1/1)

  阿芜不耐烦逛街了,之后等待琅琊福洞开启的日子里, 她都选择在客栈窝着, 龙斐然好几次想要拉她出门,都被阿芜拒绝了。

  龙斐然想着, 难道正如卓师妹说的那样, 小师妹是因为他那天的斥责生气了?

  于是在接下去的几天, 他买了许多小姑娘喜欢的东西哄她。

  阿芜的不高兴来的快, 去的也快, 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再看到大师兄和二师兄时又是活泼快乐的样子,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烦恼似的。

  可私下里, 她练习术法的时间更多了, 总是满怀欣喜地用灵石修炼, 然后沮丧地看着丹田里的灵气快速散去。

  这段时间,阿芜隐隐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窥视着,可她身上的护身灵器并没有发出警报,阿芜也只当是自己敏感了, 不曾多想。

  很快,琅琊福洞开启的日子就要到了。

  ******

  “小师妹,等我给你带洗灵草回来。”

  穹桦摸了摸小师妹的脑袋,表情有些歉意。

  上次是他和二师弟太着急了,仔细回想一下, 他们也有错, 明明知道小师妹的修为不行, 当时怎么都跟着卓毓离开了呢,也没想过小师妹能不能跟上他们。

  更何况,这一趟出行,除了他们师兄俩小师妹再也没有一个熟悉的同门,她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是那么害羞,又怎么会和那些人结伴逛街呢。

  小师妹的心里一定是委屈的,怪不得这些天都闷在客栈内。

  此时各大门派已经在琅琊福洞外扎起了营帐,等一会儿,福洞就会开启,福洞开启后,所有指定区域内的修士就会被吸入福洞中,然后福洞再次关闭,直到一个月后开启。

  而其他不准备进入福洞的各门派长辈就会留在营地里,防止门中小辈带出来什么珍贵物品后被人掠杀夺宝。

  阿芜也会留在这个营地里,直到福洞再一次开启。

  洗灵草?

  卓毓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忍不住有些好奇,准备在进入琅琊福地后好好询问穹桦一番,看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无上派是琅华界最大的门派之一,因此无上派的弟子自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而穹桦的身份特殊,他同时还是青山派掌门的孙子,因此站在无上派不远处的青山派弟子纷纷向他打了招呼,两派因为这个渊源,或许可以在琅琊福地内结成短暂的同盟。

  其他门派和散修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只不过琅琊福地内夺宝各凭本事,他们不相信这两个门派在利益面前能够依旧这般和谐,因此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突然间,远处弄弄的迷瘴散去,露出一个飘忽的仙岛的影子,一道耀眼的金光投射在地面,原本站在那个区域内的弟子一个个消失。

  琅琊福洞开启的时间只有短暂的几息,下一次开启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到时候只要还活着,里面的人不论在干什么,都会被福洞传输出来。

  阿芜被那光芒刺到了眼睛,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就在她不曾察觉到时候,被身边拥挤的人潮推向了那金光照射的区域。

  因为没有防备,就连那个返虚境的尊者都只能眼睁睁看着阿芜消失在了金光之中。

  因为太过震惊,他们自然也没有看到一道飞快跟上去的黑影。

  玄禛尊上,那个传闻中最有可能接近飞升的尊者的小徒弟居然进入了琅琊福洞,对方还没有任何修为,且和师兄妹们分批传送,目的地极有可能远在福洞的极两端。

  这下子可麻烦了,在场所有人都不敢想象,一旦阿芜死在了琅琊福洞里,那个向来淡漠的男人会多么疯狂。

  临行前被玄禛再三嘱托的返虚境尊上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虽然同样都是返虚境,可一个上万年才修行到这个境界,和一个仅仅花了一千多年就到达返虚境的尊者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更何况玄禛踏入返虚境已经有上千年的时间了,谁也不知道,现在他到底是不是还停留在返虚镜。

  那人不敢耽搁,直接用密术传信,告知了玄禛这个消息。

  ******

  阿芜被传送到某个山谷,奇怪的是她不怎么觉得疼,身下软软的,好像铺了什么垫子一样。

  “是你!”

  她低头往下一看,之前逃跑的那个混血狼妖居然在她身下,阿芜晃了晃脑子,忽然想到自己好像被人推了一把,然后意外落入了琅琊福洞的传送光圈内,所以,现在她是在琅琊福洞里面吗?那这个小狼妖呢,他怎么也进来了?

  琅焰简直被这个小笨蛋气死了,她怎么一点防人的心思都没有,居然被人推到琅琊福洞内。

  “你跑去哪儿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要骂出口的话被阿芜关切的询问堵在嘴里,琅焰真的没有遇到过这样傻乎乎的人,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居然第一时间关心他这个杂种怎么样。

  “如果……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我可以更好。”

  琅焰的声音有些嘶哑,阿芜低头一看自己还压在琅焰身上,赶紧翻身滚到一旁的空地上。

  “对不起。”

  她红着脸道歉。

  “我们得先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最好能够躲到琅琊福洞再次关闭为止。”

  琅焰看着四周的环境,他没有感受到强大妖兽的气息,看起来,这里似乎是比较安全的,他还在第九次蜕变期,法力恢复了一些,可也只到金丹期左右,想要在秘境里护住阿芜,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为今之计,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直到秘境把他们传送出去。

  “我,我跟着你走。”

  阿芜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下过山,也不懂什么术法,现在在秘境里,她也不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生怕给了什么错误的提议,她觉得现在自己只要听从这个小狼妖的指挥就好。

  “你……不怕我害你?”

  琅焰忽然转身,原本跟小媳妇似的乖乖跟在他身后的阿芜猝不及防撞在了他的身上,阿芜的鼻尖正好撞在了他后背的位置,疼的都快飙泪了。

  她觉得短短几天不见,小狼妖似乎长高了许多,明明之前见他还是十一二岁的孩童,现在就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了。

  “不、不怕。”

  阿芜揉着鼻子,眼眶里还噙着泪。

  “我是妖,还是一个混血杂种。”

  琅焰的眼神有些异样,自诞生以来,他身边的人,要么憎恶他鄙视他,要么畏惧他,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个小笨蛋一样会用心疼的眼神看他。

  “我也是妖啊,还是笨笨的草木妖。”

  阿芜摊开手,手心里忽然钻出几条藤蔓,翠绿的枝叶颤巍巍地,小心翼翼靠近琅焰的脸颊,亲昵地蹭了蹭他。

  “你看,这是蘅芜草哦,琅华界遍地都是这种低阶灵草,师傅给我取名为青芜,不过身边的人都唤我一声阿芜。”

  琅焰的修为被压制着,自然看不透玄禛设下的禁制,他才知道,原来她也是妖。

  “不一样,我是混血,你知道什么是混血吗,就是被人族鄙夷,被妖族排斥的杂种。”

  因为是混血狼妖的缘故,琅焰的瞳孔一瞬间变成了兽类的竖瞳,看的人心生恐惧。

  “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阿芜仰着脑袋,看着那双高高竖起的狼耳,觉得那个触感一定很好。

  她哪里知道,妖本体的耳朵对于妖来说意味着什么,琅焰深深地看了阿芜一眼,然后低下头,默许了她的要求。

  这个笨蛋!

  他忽然觉得,那样一双灵动的眼睛要是挖了可就太可惜了,只有一直长在她的脸上,它才能永远这样清澈明亮。

  ******

  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的穹桦等人并不知道阿芜也进入了琅琊福地内,因为一旦进入,就会丧失和外界密术传音的机会。

  穹桦和龙斐然费尽艰险,终于找到了一株洗灵草,但没等他们开心多久,两人就连同卓毓一起掉入了某个禁制内,被传送到一个恍若迷宫的地方。

  “穹桦师兄,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可是,我还是想要求你,把那株洗灵草让给我可好?”

  他们在这禁制内已经好些天了,不过三人并不这么担心,马上就要到福洞再一次关闭的时间了,到时候他们都会被安全传送出去,如果能破了这个禁制,或许还有什么机缘在等待他们。

  在某一道大门前,三人原地打坐休息,卓毓忽然朝穹桦开口了。

  她已经知道了洗灵草的作用,原身是水木双灵根,如果能够洗去相对比较弱的水灵根,她就能成为单系天灵根,修为进度一日千里。

  洗灵根对于穹桦这个本来就已经是天灵根的修士,以及龙斐然这样罕见的水火共生灵根的修士来说是没有作用的,卓毓知道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想要找到洗灵草是为了谁,可就青芜那样的资质,即便有了洗灵草也只能让她变成废物的四灵根或是三灵根,白白浪费了好东西。

  “我知道我的这个请求好像有些过分了,可我真的很需要洗灵草,我的仇人是个无比强大的魔修,我只是双灵根,或许终我一生都赶不上那个魔修的修为,所以我需要这个机会。”

  卓毓哀求着说道:“那一天,我亲眼看到所有的亲人一一死在我的面前,你们知道我有多渴望报仇吗,如果此生不能诛了那魔修,我一定会留下心魔,日后修行路上再无寸进。”

  只可惜她只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这一次琅琊福洞之行,也多亏了穹桦和龙斐然两人护着她,但凡她在夺取洗灵草的时候出了什么力,她就不用这样低三下四地哀求他们了。

  因为卓毓心里狂涌的**,玉片再一次变得滚烫,片刻后,穹桦将洗灵草递到卓毓的手中。

  “大师兄?”

  龙斐然的眼神尚且还有一丝清明。

  “只是一株洗灵草,对于阿芜的效果并不算大,我们可以等到之后几次福地开启,为她寻找更多的洗灵草,一次性提纯她的灵根,现在,卓师妹更需要它。”

  穹桦看着龙斐然说道,一直以来,卓毓都表现的那么开朗豁达,可他们都忘了,她刚刚经历了满门被屠的惨事,原来在她开朗外表下,还隐藏了这么深的执念。

  “是啊。”

  龙斐然明明想说,他们已经承诺了小师妹,现在却将洗灵草给了卓毓这很不好,可等开口的时候,却答应了大师兄的提议。

  理智和情感好像被分开了,龙斐然一瞬间有些恍惚,下一秒,他的脸上又荡起了关切地笑意,卓师妹已经那么可怜了,阿芜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一定可以理解他们的。

  卓毓原地打坐,吸收洗灵草,而穹桦和龙斐然替她护法。

  直接吸收洗灵草的效果稍逊于将洗灵草炼化成丹药的效果,只是卓毓等不及了,只有真正用洗灵草洗去自己的一个灵根,才不会在离开琅琊福洞后被人夺走。

  “突破了!”

  就在灵根被洗去的那一瞬间,卓毓居然顺利突破了筑基境,在凝练金丹后修为依旧节节攀升,琅琊福洞内大量的灵气被她抽走,胸前的玉片越发滚烫。

  金丹前期,金丹后期,一直突破到金丹大圆满,距离破丹成婴,也就一步之遥了。

  卓毓闭眼感受着身体内磅礴的灵气,拥有实力的感觉真是让她迷醉。

  穹桦和龙斐然还没来得及为她祝贺,身下的石砖忽然开始移动,三人齐齐掉落地坑之中。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