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09、初始4(1/1)

  卓毓的性子果然讨喜,加上她上一世锻炼出来的交际手腕, 只来无上派数月时间, 就让门派里的大多弟子知道了她这么一个人物,并对她十分喜爱。

  往日的玄雷峰十分安静, 因为穹骅和龙斐然常年在外历练, 而玄禛又是喜静, 常常一闭关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几十年, 这玄雷峰上除了阿芜这个大活人, 也就剩下一些供人差使的外门弟子了。

  一开始, 阿芜还想过和门派里其他师姐妹或是师侄们交好,可因为她在修炼上的毫无寸进, 以及身为草木妖却甫一化形就被玄禛尊上收为嫡传弟子的幸运, 让无上派众多弟子在嫉妒她的同时又不屑她, 即便碍于玄禛等人不愿意得罪她,却也只是虚伪的讨好。

  阿芜的直觉敏锐,有师傅和师兄的疼爱更不屑于这种两面三刀的示好,在师兄们下山, 师傅又闭关的时候自然而然只能一个人独处,大半的时间修炼,小半的时间用来自娱自乐了。

  可自卓毓来了以后,玄雷峰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有其他山峰的师兄妹出入, 交流修炼心得, 比试法术, 玄雷峰的欢笑声就没有少过。

  唯独阿芜一点都不开心,卓毓好似能讨所有人欢心,可阿芜的直觉告诉她,她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般无害,至少她看着她时和煦的眼神,在阿芜看来是冷冰冰的,因此她从来不会参与到他们的欢乐中去,守着自己的洞府,越发孤僻了。

  “卓师姐懂得可真多,之前听她布道,让我收获颇多,她明明也只是散修家的小姐,修为也只到筑基大圆满,可对于道法的理解却已经远超许多金丹元婴境界的前辈,怪不得穹桦师叔和斐然师叔都那么喜欢她。”

  “是啊,如果当初师叔祖收了卓师姐做关门弟子就好了,咱们无上派也不用被别的门派取笑说是师叔祖识人不清,收了精怪为徒也就罢了,还是那种资质愚钝,修炼了近百年都不能筑基的废物。”

  阿芜和往常一样坐在树上,这是她最喜欢的位置,因为能够遥看上山的小路,坐在这里,她就是最早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历练归来的人了。

  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即便现在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在玄雷峰上,她在修炼之余依旧喜欢在树上坐着,晃着脚丫要眺远处的位置。

  因为大师兄和二师兄都陪在那个姓卓的姑娘身边,对于阿芜来说,他们就像是下山了一般。

  其他山峰的人不知道她的这个习惯,加上阿芜身上虽然没有什么法力,却有很多师父师兄赐予的防身宝物,普通元婴境界以下的修士,根本就探查不到她的气息,因此刚刚那些人的谈话,全都落入了阿芜的耳朵里。

  “嘘,还在玄雷峰上呢,小心刚刚的话被那草木精怪听了去。”

  别看现在妖界和琅华界相安无事,可绝大多数人更认可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诛,在他们看来,草木牲畜即便修出了灵智,依旧和人是不一样了。

  “行了行了,我们快走吧,也不知道卓师姐又鼓捣出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两个修士议论着,匆匆离开。

  阿芜双手托腮坐在树梢上,眼神有些放空,也有些难过,这已经不是她这些天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对话了。

  “小师妹,小师妹!”

  远远的传来一阵呼唤声,下一秒,树梢上就多了一道身影。

  “我就知道你躲在这儿,我和师兄都在山上啊,你还看着下山的那条小道做什么呢?”

  龙斐然宠溺地摸了摸师妹的发顶,“这些日子怎么不见你来找我玩了呢?山上又多了一位娇客,那位卓师妹如师兄说的那样,是极好相处的女孩儿,和她相处过,你就会喜欢上她的。”

  龙斐然觉得大师兄说的对,小师妹还是太孤单了一些,他们和师傅毕竟都是男人,对于阿芜这样的小女孩究竟喜欢些什么一窍不通,而且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很多心事只能和同性倾诉,这样一来,让小师妹多几个闺中密友,是很有必要的。

  一开始,他是带着试探的心思接近卓毓,可随着几天的相处,龙斐然也渐渐被她吸引了。

  起初,他只觉得这个女孩有几分神似阿芜的灵动,可随着交往的加深,他深刻体会到了卓毓隐藏在开朗外表下的细心温柔,和她相处时,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这种嗔静皆宜的姑娘,或许是所有人眼中最完美的女孩的形象吧。

  观察着,观察着,龙斐然就将宝贝的小师妹抛在脑后了,直到刚刚才想起来,于是抛下了卓毓举办的论道会,来找阿芜这个小师妹。

  他希望小师妹能和卓毓成为朋友,学习一些她身上成熟女性的品质,不要每天都咋咋唬唬的,虽然可爱,可有时候也怪让人头疼的。

  “我不喜欢她。”

  当着师兄的面,阿芜不喜欢撒谎,或者说,她也不会撒谎。

  草木是没有心的,自从化形后,阿芜的一切情感都是由玄禛和两个师兄赋予的,一百年的时间里,他们教她喜怒哀乐,教她嬉笑嗔怒,包括对于外界的所有恶意或善意的感知,也是他们一点一滴教出来的。

  他们不会教她骗人,阿芜就不懂的这种手段。

  “那是你还没有和卓师妹相处过,你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啊,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龙斐然只是愣了愣,看到师妹脸上毫不掩饰的不喜后忍不住笑了。他觉得师妹一定是吃醋了,他和大师兄头一次为了另外一个人,冷落了她那么久。

  自从阿芜诞生灵智以来,在这座山峰上,就只有他们这四个主人,除了修炼的时间,他们总是轮流陪着小师妹,她或许只是不适应他们将目光放在其他人的身上。

  可这不是什么好习惯,他和师兄也有交好的朋友,将来或许还有结契的道侣,她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可绝对不会是唯一重要的一个人。

  龙斐然既为小师妹有了新的情绪而高兴,又为她的小心眼而烦恼。

  不过在龙斐然看来,阿芜会吃醋也是短暂的,她是那么通透善良的小姑娘,等到她发现接纳一个新的朋友,就能多收获一份友谊时,她就会喜欢上这一种感觉了。

  而且她不可能永远都困在这做玄雷峰上,作为精怪,即便修为没有增进,她的寿命也是十分漫长的,如果她的身边只有师傅和他们两个师兄,阿芜未免也太孤单了。

  “他们都说,卓毓很好,师傅应该收她为徒。”

  阿芜很难过,她说了自己不喜欢卓毓,为什么师兄还坚持她一定会喜欢上她呢?可面对态度头一次那么强硬的二师兄,阿芜只能嗡嗡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给师傅和师兄们丢脸了。”

  阿芜看着自己的掌心,眼睑低垂,从龙斐然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她浓密轻颤的睫毛。

  她真的很努力了,为了练习一个飞纵术,她曾尝试过从很高的树上跳落,只为了逼自己在绝境中学会飞行,好几次摔地头破血流,偷偷用丹药治好,不敢让他们知道。

  在他们面前,她总是一副自在快活的样子,因为阿芜觉得,这样师傅和师兄们才不会跟她一样难过。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连最简单的法术都不会,就像那些人说的那样,有她这么一个弟子/师妹,真是他们的耻辱吧。

  阿芜很沮丧,为什么她就是这般的不优秀呢?

  “以后谁敢这么说你,修为低的,用师傅和师兄们给你的法器打过去,修为高的,记下他们的模样,然后跟师兄还有师傅告状,我们替你教训他们。”

  龙斐然摸了摸小师妹的脑袋,“偷偷告诉你,琅琊福地马上就要开启了,师傅叮嘱我和大师兄为你寻找洗灵草,等洗去了你多余的灵根,你或许就可以正常修炼了。”

  这是大师兄让他瞒着的,只是因为担心提前给了承诺,最后却找不到洗灵草,让师妹徒增难过。

  现在看到小师妹这般丧气的模样,龙斐然瞒不住了,还是提前告诉她,想让她开心一些。

  “那会很危险吧?其实我在山上很安全,也很开心。”

  阿芜的第一反应就是危险,那样的灵草大多有凶兽守着,琅琊福地限制元婴以上的修士进入,可在福地内,却有不少炼神甚至更高境界的凶兽,修真每跨一个进阶都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阿芜不希望师兄们为她冒险。

  “你放心,你二师兄机灵的很,如果真打不过,我马上拉着大师兄一块跑。”

  龙斐然的眼神温柔极了,这就是他一心宠爱的小师妹,从来也不曾辜负他的这份疼爱,在她的心中,或许他们和师傅比她自己都来得重要。

  所以才会在明知道可以改善自己灵根的情况下,最先记挂的还是他们的安全。

  “这一次,阿芜跟着我们一块下山吧?”

  龙斐然想着,阿芜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山上,这一次去琅琊福地正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一路上,他们可以带着阿芜见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和物,等他们进入琅琊福地后,阿芜也可以在福地开启之地外等着,届时无上派会有长老随行护卫,让他们照顾阿芜,也不用担心阿芜的安危。

  “真的吗?”

  阿芜有一些高兴,连日的郁闷都少了很多。

  龙斐然点了点头,想着这一次,或许也是让阿芜和卓师妹增进感情的大好机会呢。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