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07、初始2(1/1)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祖父故交的孙女, 卓毓, 卓姑娘。”

  站在穹桦身边的女子模样只是清秀,要知道, 在琅华界里, 几乎找不到一个模样丑陋的, 因为只要境界达到筑基期, 即可洗筋伐髓, 去除身上的凡尘之气, 走在琅华界的街道上,遍地可见模样娇美出尘的女修士, 和高大英挺的男修。

  只是论样貌, 这个名叫卓毓的姑娘实在是太普通了。

  可对方有一双十分灵动的眼睛, 都说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因为那双眼睛,显得这张平庸的面孔都变得出挑起来了。

  龙斐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觉得眼前这个少女和阿芜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光是看那双眼睛,就知道这个少女也是个活泼好动的,倒是和琅华界绝大多数的女修都不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琅华界流传起了一个说法, 想要得证大道, 就必须断情绝爱, 再不济,也得控制住内心的**和情绪,仿佛这样才能超脱于三界之外。

  玄禛上尊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连带着他教出来的几个弟子也不信这个传言,可在除了他们师徒四人,琅华界的绝大多数修士倒是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尤其是一些大能证实在情感和**压抑后修炼速度却是有所增幅后,整个琅华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往日嬉笑嗔怒的女修们忽然做起了高冷姿态,一个个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男修们也大多如此,往年不同门派之间总会通过联姻互通有无,可自那以后,双/修之道开始没落,即便有男修和女修结为道侣,也多是为了增进修行,和感情倒没什么牵连了。

  龙斐然就不喜欢门派里那些孤高冷傲的师姐师妹们,在他看来,那些人的冷傲徒有其形,只让人觉得虚假,远没有活泼俏皮的阿芜来的可爱纯粹。

  这会儿看到一个性子和小师妹十分相像的卓毓,他心里顿时多了几分好感。

  “这是我的师弟,元婴初期的修士,罕见的水火共生灵根,我这师弟性子最温和不过了,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可以找我这个师弟。”

  穹桦在卓毓的耳边放低声音说道,眉眼间的表情柔和极了。

  往日,阿芜见到最多的就是板着面孔训诫她的大师兄,只在她生病时见过这样温柔的穹桦,这会儿看到大师兄对她一眼见到就觉得讨厌的女人这般亲近,心里顿时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只不过阿芜觉得自己的厌恶来的莫名其妙,她明明就没见过卓毓,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就这般见不惯大师兄对她温柔体贴的样子呢?

  难道她真的是个小气的,觉得大师兄他们只能对她一个人好?

  阿芜心里的小人儿赶紧将头摇成拨浪鼓,她才不是那种自私小气的人呢,既然大师兄那么喜欢这个姐姐,说明对方身上一定有可取之处,她可不能被第一感觉蒙蔽了眼睛。

  “这个是我的小师妹,也是我和你说过的玄雷峰一霸,她的性子最是歪缠了,无理也能给你搅三分,你的年纪稍长她几岁,如果阿芜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大可以告诉我,让我来罚她。”

  说着,穹桦顿了顿,在看了眼因为他的这番话撅起嘴巴的阿芜,接着又说道。

  “不过我这个小师妹的性子天真率直,有时候做错了事,那也是因为她不懂,并非是有意的,真要惹到了你,你也别恼她。”

  穹桦会和卓毓说这番话,显然是将她看作自己人了,只是这番话听在心思敏感的卓毓的耳朵里,却叫她不是滋味了。

  卓毓并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而是在一次电闪雷鸣的日子里触电身亡意外重生在这具身体里的,在现代的时候,卓毓是一个在商场上混迹多年的职场白骨精,集团内和同事们的勾心斗角早已让她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演技丝毫不逊色娱乐圈那些实力派影后。

  只可惜,不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卓毓的样貌都只能说是清秀,即便她有心想要去娱乐圈闯荡,也被外貌拖累了。

  卓毓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意外穿越到这个修真界前,她已经通过了自己的努力,将那些竞争对手斩于马下,即将就任总裁的首席秘书,被她淘汰的对手甚至不乏爬上过总裁大床的妖/艳/贱/货,她虽然用了不少手段,可在这种事上,她自认比那些女人清白,不同于那些人走捷径的手段,卓毓觉得自己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她的实力。

  一朝穿越,曾经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每当卓毓想到自己死后总裁首席秘书的位置很有可能被她不屑的某个小妖精取代,她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好在,这些不甘心在她发觉到修真界的神秘和奇特后逐渐淡化了,卓毓觉得,这或许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新的舞台,在这个时空里,她会取得更高的成就。

  这具身体的家世不差,祖父卓修远是一个散修,无门无派,可因为和琅华界四大门派之一的青山派掌门有旧的缘故,虽然只有元婴期的境界,在琅华界,也不是人人可欺的。

  卓修远是一个和琅华界格格不入的修士,比起修士这个身份,他更像是凡人界那些汲汲营营的商人,说来卓修远也是一个双灵根,资质并不算差的修士,可因为他的精力大半放在了生意上,以至于这么多年止步元婴期。

  论修为,琅华界许多人都可以碾压卓修远,可论挣钱的能力,卓修远说第二,还真不一定有人敢称第一,他不仅在琅华界做生意,还时常去凡人界和凡人界的王孙贵族做交易,要知道,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修士,那也需要无数天材地宝供给,而天材地宝除了靠机缘获取外,还可以通过金钱获取。

  靠着庞大的财力,卓修远愣是用无数丹药将自己的长子培养成了炼神期的修士,卓毓现在这具身体正是卓远修长子的女儿。

  一旦踏上这长生之路,子嗣就十分难得,越是境界高的修士,就越不容易诞育子嗣,不少重视血脉传承的修士甚至会选择凡人繁衍下一代,确定凡人生下的孩子有修仙资质就带回琅华界,如果那个孩子继承了凡人的血脉,就将他留在凡人界,不闻不问。

  卓毓是她父亲和一个凡人女子生下的孩子,她和祖父一样,都是水木双灵根,算是不错的资质,刚测出灵根,就被她父亲接到了琅华界,至于生下她的那个女人则被她的父亲以担心她修炼之道上徒生羁绊为由给抹杀了。

  只不过被接回卓家的卓毓并没有过上想象中的生活,因为卓毓的父亲有一个举行过双修大典的道侣,那个女修也是琅华界某门派的内门子弟,对于道侣找了一个凡人生下了一个孽子的行为,对方心里十分不满,可又因为卓家提供的源源不断的丹药资源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对方对卓毓这个名义上的女儿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尤其是在卓毓被接回琅华界的第一百年,她名义上的母亲忽然怀孕了,要知道境界越高的修士生下高资质的孩子的可能性越大。

  卓毓的父亲是炼神境的修士,那位女修也是元婴期的修士,在这个境界,怀孕已经十分难得。

  果不其然,卓毓的嫡母一朝分娩,生下来的男孩居然是木系天灵根,是各大门派长老们都会争着收为嫡传弟子的好苗子。

  这个孩子刚一出生,卓毓就感受到了周围人的冷落,人人都知道她的嫡母不喜欢她,以前她在卓家能够呼风唤雨是因为她是她爹唯一的孩子,可现在她的嫡母生了一个比她资质更好的男孩,就连往日疼爱她的祖父和父亲也势必会将精力放在那个男孩身上,就连原本属于她的资源,也会无限制像她那个异母弟弟倾斜。

  原身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着了心魔,被异世而来的孤魂取代。

  就在卓毓还在融合这具身体记忆的第三天,卓家忽然闯进来一个反虚期的魔修,在修真的境界上,越是后面,差距就越是明显。

  卓家境界最高的炼神期修士甚至不敌那个魔修三招之术,一炷香不到的功夫,整个卓家就此覆灭。

  还在为修真界的残酷震惊的卓毓被祖父卓修远用他从秘境中弄来的上古传送符送走,倒不是卓修远不想要保住自己和儿子的性命,而是那个魔修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在拷问到他想要的答案之前,他们不会轻易死掉,同理,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消失了,那个魔修也会追着他们到天南地北,直到他们无处可逃。

  至于资质卓绝的小孙孙,那只是一个还没满月的孩子,即便他替卓家保住了这条血脉,或许那个孩子也很难在残酷的修真界活到懂事的年纪。

  因此在危机关头,卓修远选择保下这个这段时间被他冷落的孙女,并且将存放着卓家不少家财的储物戒指交到了卓毓的手中,嘱咐她去青山派找他的故交穹灏尊上,对方或许能护她周全。

  只当了几天大小姐,就面临家破人亡的卓毓心中并没有什么悲恸,反而松了一口气。

  她不是原身,对于卓修远等人自然没有感情,更何况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卓家人的精力都放在刚出生不久的异母弟弟身上,这在卓毓看来,就是这一家子重男轻女的证明,她鄙视这些人还来不及呢,更别说和他们培养什么感情了。

  再者,卓毓偷占了人家孩子的身体,也怕卓家其他人看出她和原身的不同,现在卓家被魔修灭门,唯一逃出来的人就只有她了,再也没有人会揭穿她的真实身份了,说实话,卓毓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她这人也是讲原则的,她毕竟占了人家孩子的身份,再者卓修远在送她离开卓家之前还把卓家大半家产都给了她,于情于理,在她有能耐了以后,也该为卓家人报仇的。

  但现如今她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大圆满的小修士,给那个魔修填牙缝都不够,自然不会自不量力地提报仇的事。

  琅华界多少年不曾出现过魔修横行作乱了,这一次出现的还是反虚境的大魔,屠杀的是青山派掌门庇护的卓家,自然引起了各方轰动。

  穹骅既是青山派掌门的孙子,又是无上派太上长老的嫡传大弟子,自然第一时间赶到了被灭门的卓家,并因为机缘巧合,和偷偷溜回来打探消息的卓毓相逢。

  现如今青山派掌门穹灏正在闭关,修真不知岁月,这个境界的尊上往往一闭关就是几百上千年的光阴,如果不是危机门派生死存亡的大事,谁也不能轻易碰触闭关之所的机关。

  穹骅没办法将卓毓带到祖父那里,加上他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对这个活泼善良的姑娘心生了一些好感,于是在稍作犹豫之后,他就决定带卓毓来玄雷峰,反正有师傅在,谅那个魔头不敢来闹事。

  “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会不会叨扰了玄禛尊上?”

  卓毓垂下眼,情绪有些忐忑低落。

  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中,她以为自己对穹骅来说是特殊的,可显然不远处那个少女在穹骅心里的地位同样不低。

  或许是上辈子晋升的道路太艰难,卓毓真的很反感那些仗着一张漂亮脸孔,只要张一张大腿就能够轻轻松松坐到与她相同甚至比她更高位置的女人,而阿芜在她看来,和那些女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在来到琅华界的这段时间里,她没少听到有关玄禛尊上这位关门弟子的丰功伟绩。

  比如她被玄禛尊上悉心教导了近百年,却连基本的凝气聚灵都无法做到;比如穹骅冒着生命危险从妖族聚集的妖域为她取来对妖兽修炼大有裨益的聚灵草,为她凝炼了一炉筑基丹,结果那一炉足以培养出许多筑基期修士的丹药落入她的嘴里就好像石子砸进了大海,一点响声都听不到;又比如玄禛尊上的这个小弟子生性奢靡,拿南海凝神珠做弹珠,随意丢着玩儿,拿上千灵石一尺的冰雪蚕丝练习缝纫手艺,又因为没有炼器的本事,将本可以做成防御性法衣的布料裁剪成了没有任何属性的寻常衣物,还丑的没办法穿……

  在这些传闻里,阿芜都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辜负了师傅师兄们的一番苦心不说,还糟蹋了数之不尽的好东西。

  她看那个小姑娘模样娇美,眼神中就透露着一股不谙世事的娇憨之气,这样一个活了近百岁,却还装成孩子模样的女人最让卓毓不喜了。

  在她看来,阿芜现在的行为和那些仗着一张好脸潜规则的女人没什么区别,都是不懂的上进,浪费老天爷赏给她们的大好资质的蠢货。

  卓毓脑海中回想着穹骅刚刚的那番话。

  这番话明面上似乎是在责怪阿芜的莽撞不懂事,可话里话外,却是让她忍让对方,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她还不能亲自指教,必须得知会穹骅一声,让他这个大师兄自行责罚教育。

  按照穹骅对他那个师妹的维护程度,卓毓真的不相信他能教育出什么结果来,怕不是高高抬起,最后又轻轻放下吧。

  经此一事,卓毓算是知道了,外界传言的玄禛师徒三人对这个小弟子/小师妹的疼爱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了。

  “你放心吧,师尊为人宽和,我与师尊禀告一番,他不会拒绝的。”

  既然决定把卓毓带过来,穹骅自然做好了说服师傅的准备,只是这会儿还是忍不住为卓毓的细心体贴而触动。

  在他看来,卓毓和自己的小师妹有相似的地方,可也是不同的。

  首先卓毓的身世远比阿芜可怜,阿芜甫一化形就被师傅收为弟子,在玄雷峰上,她的地位甚至比师傅更高,因为就连师傅也哄着她,惯着她,从小到大,阿芜的生活环境就是无忧无虑的,即便她不能修炼,他们师徒三人也会为她寻来琅华界所有的奇珍异宝。

  可卓毓刚一出生,生母就死在了亲生父亲的手里,在成长的这些年里,更有一个不喜欢她的嫡母在一旁虎视眈眈,她努力修行想要证明自己,终究还抵不过那个刚出生,天生单系灵根的异母弟弟,就在不久前,她更是失去了所有的血脉亲人,亲眼见证了家族覆灭。

  穹骅看着她从一开始的郁郁寡欢,到现在好不容易打起精神来,露出笑颜,在穹骅的心里,卓毓是个无比坚强和乐观的女孩,这一点,阿芜比不得她。

  不过穹骅也不希望阿芜在这一点上能胜过卓毓,她只要永远开开心心的,当她的玄雷峰小霸王就好了,这样被迫成长的经历,他希望阿芜这辈子都不要体会才好。

  ******

  穹骅将卓毓安排在了自己边上的洞府内,然后去找师尊禀明情况。

  在穹骅离开后,卓毓感受到胸口处一阵滚烫,她将脖子上的绳子拽了出来,看着那片不断冒着氤氲黑气的墨玉,眼底闪过一丝妖冶的红光。

  这个玉片是她从祖父留给她的储物戒指中发现的,被仔细保存在一个锦盒之中,同样存放在里面的还有祖父多年的修炼心得。

  当时卓毓就觉得这个玉片十分特殊,果不其然,在她佩戴上这个玉片后,修为一日千里,她心中隐隐猜测,这或许就是卓家被灭门的真相,也是她穿越而来的金手指。

  这个玉片,卓毓没和任何人说过,以后也不会提起。

  玉片之时烫了一阵就恢复正常了,卓毓将她重新放回衣服里面,然后开始打坐。

  她可不是那个无能的废物,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真界,拥有再强大的靠山,也没有自己强大来的重要。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