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06、初始1(1/1)

  现如今,整个盘古大陆被划分为五界。

  凡人界里多为没有修仙资质的普通人。

  琅华界即修真界, 一般情况下, 在琅华界出生的孩童天生就具有修仙的资质,不能修真的废脉在琅华界百年难得一遇, 只是修真资质有好坏之分, 单系天灵根自然是各大门派争抢的好苗子, 双灵根和三系灵根资质寻常, 可也能在顶级门派当一个二流长老的内门弟子, 或是寻常门派掌门、长老的嫡传弟子。

  至于四灵根和五灵根, 那是琅华界最差的根骨,如果没有奇遇或是数之不尽的丹药供给, 终其一生或许也只能止步筑基期, 因此四灵根和五灵根多为各门派的外门弟子, 主要供负责各门派的外务以及供内门子弟差使,在琅华界地位极低。

  除了凡人界和琅华界,盘古大陆还存在魔族聚集的魔界,魔界里多为魔修和鬼修, 因为修道理念的不同,魔界和琅华界互相敌视,魔界以引诱正道修士入魔为趣,而琅华界由以诛魔卫道为己任。

  妖域在五界之内的地位有些超然,能化形成妖者, 无不是得天道之机缘者, 妖性向善, 即灵兽,妖性向恶,即魔兽,比之人修或是魔修、鬼修,妖修的修炼速度更快,而且妖族多居住在妖域之内,因为未修成人形之前的本性,妖修往往对自己的领地有强烈的控制欲,从不轻易离开自己的地盘,向外生事,因此妖域和琅华界、魔界的关系都十分良好,两界也不愿意凭空招惹中立的妖域,为自己增添一个敌人。

  最后一界,则是其余四届梦想中的归属——仙界。

  修仙有六大境界,筑基、金丹、元婴、炼神、反虚、大乘,大乘之后,则可破碎虚空,就地飞升。

  传闻中,仙界之上还有神界,只是因为神界一直只在传闻中出现,因此默认只有五界的存在。

  ******

  近日来,琅华界最大的消息就是已经近千年不曾收徒的玄禛尊上居然再次收了一个女弟子,那个女弟子还不是哪个世家大族天资聪颖的后辈,也不是凡人界擢选上来的好苗子,甚至连个人都不是。

  堂堂反虚境界的神道长老,居然收了一个刚凝练出人形的草木妖为弟子。

  因为妖域的超然地位,修真者收化形灵兽作为弟子并不稀奇,可稀奇的是那个收弟子的人。

  要知道,即上万年前仙魔大战后,琅华界和魔界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飞升的仙人,就连修行的速度也变得极为缓慢,而玄禛尊上却是个例外。

  他是变异的雷系天灵根,一年筑基,百年内破丹成婴,又在千年内,从炼神期突破到反虚境,人家花了上万年都不一定能达到的境界,他只用了千年就做到了。

  这样的修炼速度,只在上万年前,琅华界和魔界灵气充裕的年代存在,而且即便是那个年代,那也得是天资卓绝者。

  所以即便玄禛现在只是反虚境,还不到大乘,却依旧备受尊崇瞩目,就连大乘尊者见到玄禛,也会客气几分。

  因为所有人都等着他成为仙魔大战后第一个破碎虚空的人,然后告诉大家破碎虚空的奥秘。

  自上次突破反虚之后,玄禛已经闭关了千年有余,可琅华界依然有玄禛的传说,大家都以为,下一次见到玄禛出关或许是他进阶大乘以后的事了,没想到玄禛再一次出关,居然是为了收徒,收的徒弟,还是一个刚化形不久的草木妖。

  要知道,在此之前,玄禛忙于修炼,数千年间也只收了两个徒弟。

  一个是琅华界四大门派之一青山派掌门的独生子穹骅,对方和玄禛一样,都是变异的单系雷灵根,青山派掌门废了不少功夫,才让本是无上派太上长老的玄禛收下了这个弟子。

  另外一个弟子龙斐然,是玄禛从凡人界带来的,据说是凡人界皇族的皇子,虽然是双灵根,却十分特殊,他天生水灵根和火灵根,灵根的纯度极高,不亚于单系天灵根,然而相克的两种灵根在龙斐然的身上奇异得达成了平衡,水生火,火生水,这是从未有过的特殊现象。

  现如今,玄禛的这两个弟子一个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一个也已经破丹成婴,虽然比不上玄禛当年的修炼速度,可放眼整个琅华界,他们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在琅华界颇有美名。

  时隔千年,玄禛再一次收徒,自然引起了各方瞩目。

  大伙儿都在猜测,那个草木妖身上到底有什么可取之处,才会让玄禛收下她这个异类,成为自己第三个嫡传弟子,甚至还有人猜测,这个草木妖是不是妖域哪个妖王的子嗣,那个妖王许下了连玄禛都不得不心动的天材地宝,让这个极有可能成仙的尊上收下他的孩子作为弟子……

  但其实,真相并没有大家猜测的那么复杂。

  玄禛收下的女弟子确实是个草木仙,没有夸张的资质,也不是哪个妖王的子嗣,玄禛收她为徒,只是因为那个小妖怪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成精的,原形还是一株在他闭关的洞穴内生长了近千年的蘅芜草。

  这株蘅芜草成精的契机是玄禛修炼时外散的灵气,每日聆听的是玄禛修行感悟的道因,甫一成形,这个小妖怪的身上就充斥着玄禛的气息。

  换做一个不知情的人,恐怕都会误以为这个小女妖是玄禛的女儿,要不然,身上的气息怎么会和他如出一辙。

  玄禛很讲究道,在他看来,那株蘅芜草能够修炼出人形,开启灵智,或许就是彼此的缘分,加上刚化成人形的小妖十分依赖玄禛这个她成形后第一眼就见到的男人,玄禛没有多做犹豫,就决定将这个小妖收为自己的第三个嫡传弟子。

  又因为小妖的本体,玄禛给她取名为芜,道号青芜。

  ******

  阿芜坐在树梢上,晃着小脚丫看着山脚下的位置。

  因为是草木成精,阿芜最不耐烦人类的衣物,只不过在师尊和师兄们的叮嘱下,阿芜知道身上的衣物是不能脱的,但其他部位的束缚,自然是能省就省了。

  今天阿芜又没有穿鞋,赤着脚就从自己的小洞府里跑出来了,她的脚上系着一根红绳,这是师尊玄禛赐给她的护身法器,周围萦绕着氤氲的灵气,华光外现,倒显得脚上的肌肤越发莹白如玉了。

  妖族的成长速度相对于人族更为缓慢,而且妖的岁数是按照成形后计算,阿芜现在满打满算也就百来岁,才妖族,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这会儿她的人形也就人类十三四岁的模样,一头长发没有任何装饰披散在身后,她随意抓了一把头发在手里把玩,两只白嫩的小脚丫晃啊晃啊,实在是娇憨可爱。

  “二师兄!”

  远处走来一个背负双剑的青年,阿芜惊喜地冲着男子招了招手,然后想也不想地从树上跳了下来。

  原本还在百米之外的青年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树下,将那个从树上跳下来的小姑娘抱进怀里。

  “都是大姑娘了,做事还这般毛手毛脚。”

  龙斐然板着脸,对于这个小师妹跳下树的莽撞行为十分不满。

  上百年前,整个琅华界都为玄禛收下了一个刚化形的妖族为弟子而震惊,现在,整个琅华界再一次为这个弟子的低劣资质而叹息。

  人人皆知玄禛前两个徒弟的惊人资质,本以为这个最小的徒弟就算比不上前两个徒弟,那也该是天资卓绝之辈,谁知道在阿芜的身上半点也没有体现化形妖族的天赋,足足一百年的时间,都没能使她突破到筑基。

  要知道,妖族是得天机缘者,许多妖族往往刚一成形,就能达到金丹甚至更高的境界,而阿芜在玄禛的教导之下,花了近百年的时间,连修真的入门筑基期都没能达到,可以说惊掉了许多人的眼睛。

  大伙儿都在猜,玄禛什么时候才能将这个劣徒驱逐出去,可随着时间流逝,这个清心寡欲的尊上反到越发疼爱这个小徒弟了,连带着另外两个弟子,对这个小师妹也疼爱的紧,到处寻找着适合她这个境界的少女佩戴的护身法宝,着实让人猜想不透那个草木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

  这会儿龙斐然之所以那么紧张,也是因为阿芜的境界不高,换做无上派任何一个内门弟子,早就已经学会最基本的飞纵之术了,即便从高高的树上掉落也可以平安着地。

  可阿芜不一样,龙斐然很担心如果没有自己接着,这个小师妹既有可能把她漂亮的门牙给摔掉了,到时候,这个娇娇的小丫头又得躲进他或是大师兄的怀里哭闹,磨地他连修炼的心思都没有了。

  “二师兄,你别接住我啊,我会飞了,你等着,我飞给你看看。”

  阿芜嘟着嘴,不仅没有理会二师兄的一片好心,还倒打一耙,觉得二师兄破坏了自己表演的机会。

  可偏偏小姑娘的眼神狡黠又灵动,让人不但没办法对她生气,还觉得她这幅模样可爱极了。

  “你看着!”

  阿芜激动了做了一个手势,“飞!”

  手指比划了一个飞天的造型。

  “飞!”

  阿芜嘟囔了一句,跺了跺脚,生怕使不上力,还原地向上蹦哒了一下。

  明明之前成功了啊?阿芜觉得自己丹天内空荡荡的,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灵气消失殆尽,哪里还飞得起来呢。

  可她尤不死心,又使了好几次。

  小丫头原地蹦跳,看的龙斐然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那么想飞吗?”

  龙斐然琢磨着,自己的法器里有没有什么飞行类的,用灵石就能够驾驭,不需要使用者的灵气,这样就能够满足小师妹的愿望了。

  “我之前真的飞成功了。”

  阿芜丧气地耷拉着脑袋,表情十分沮丧。

  “可能是阿芜肚子饿了,所以使不上劲儿,正好这次下山,我捉到了一只凫驹兽,让人做给你吃,吃饱了,阿芜就能飞了。”

  龙斐然并不相信阿芜的话,他们都知道阿芜的体质特殊,天生聚集不了灵气,怎么可能使用的了道术呢,或许是阿芜想的太痴了,误以为原地蹦哒两下就是飞起来了。

  当然,这些话龙斐然不会和阿芜说,师傅和他们的名气太大,反倒成了阿芜身上的枷锁,人人都拿她和他们师兄弟比较,让阿芜在修行这件事上越发执着了。

  其实她就算什么都不会,作为妖,她的寿命依旧漫长,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和师傅总会研究出解决她体质的办法的,再不济,有他们护着,也能保证在她寿数之内,让她恣意地活着。

  “凫驹兽?”

  阿芜脸上的沮丧一扫而空,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二师兄。

  这是一种半身像鸟半身像马的兽类,没有灵智,修为低下,以肉质细嫩闻名,近些年,凫驹兽越发难寻了,倒是有一些商人豢养繁衍凫驹兽,只是人工饲养出来的凫驹兽总没有野外生长的美味。

  在玄雷峰上,未曾辟谷的也就阿芜一人了,玄禛等人早就戒了口腹之欲,龙斐然费劲功夫捉来一只凫驹兽,也只能是为了让这个小师妹高兴高兴了。

  “二师弟,小师妹。”

  正当阿芜拽着二师兄的胳膊就要去料理那只凫驹兽的时候,云层之上飞落两个人。

  一个是玄禛的大弟子穹骅,他是元婴期的修士,早已经能够御气飞行,而他身边站着的女孩则是被他小心搀扶着,从云团上下来的时候,还差点没有站稳,看上去似乎境界低下。

  阿芜向来有些怵这个总是板着脸的大师兄,即便她心里头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一样关心自己,可在大师兄面前,她总是忍不住规矩了许多,不像是在二师兄面前,对方给她一点好脸色,她就能登鼻子上脸了。

  这会儿看到大师兄出现,阿芜赶紧把自己的爪子从二师兄的胳膊上收了回来,站的笔笔直的,好像她的原型不是蘅芜草,而是一颗青松树成精一般。

  换做以往,穹桦肯定得就阿芜刚刚不规矩的动作训诫一番,可现在他的心思全在身边的女孩身上,压根没有注意到阿芜的那些小动作。

  “这位是……”

  龙斐然有些好奇站在穹骅身边的姑娘,在龙斐然开口后,阿芜的目光也转移到了大师兄身边的少女身上。

  只一眼,阿芜的心就揪了起来。

  她不喜欢眼前这个女孩!

  明明从来没有相处过,可阿芜心里就是有这样一个念头出现。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