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05、七零小福女完(1/1)

  在回家的路上,阿芜察觉出的复生的坏心眼, 气的她用手拧了拧小狼崽腰间的肉, 让他消停一些。

  只是复生时常跟着谢长征一块训练,身板精壮极了, 结实的腹肌外只有一层极薄的皮肤, 阿芜废了不少力气, 也没能拧到小狼崽腰间的软肉。

  好在复生也不敢把阿芜惹炸毛了, 在后半段路程中十分老实, 再也不敢找凹陷凸起的地方行驶了。

  “姐, 你总是让我叫你姐,明明大夫都说了, 我的年纪不见得比你小呢。”

  刚来到军区, 谢长征就带着复生去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 主要是怕他在山上那些年留下了什么不明显的暗伤,顺带着检查一下他的智商、声带等部位。

  军医可比乡下卫生站的赤脚大夫厉害多了,加上军队医院有着最先进的仪器,很快就根据复生的骨骼测出了他的实际年龄。

  比之前赤脚大夫摸骨估算的还要大一两岁, 应该和阿芜同龄,或是比她还要大一岁。

  只不过阿芜已经习惯了姐姐这个身份,加上复生刚来到家里时又瘦又小,还不及阿芜来的高,当初在收养复生的时候, 办理的身份证上的年龄也比阿芜小了一岁, 于是即便大夫替复生平反了, 家里也一直默认着姐弟的排序。

  “你在嘀咕什么?”

  阿芜的耳朵动了动,恰好也到家了,她从自行车后座下来,双手叉腰站在复生面前,娇蛮地说道。

  “我只是想说,哪有当姐姐的,比弟弟矮那么多。”

  复生轻笑一声,一脚踩在自行车踏板上,一手把控着车头,另一只空闲的手在阿芜头顶虚虚比划了一下,然后又低头比了比自己胸口的高度。

  “小矮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复生的眉眼都带着笑意。

  “以下犯上,你个逆弟。”

  阿芜气的蹦起来,赏了复生一个脑嘣儿,气呼呼地看着这个从前年开始就跟吹气似的长个的弟弟。

  “嗷嗷嗷——”

  院子里的嗷嗷已经听到了门外的响动,激动地扒拉着大门,汪汪叫唤着。

  “里头不有个喊你哥哥的嗷嗷吗,你就乖乖当弟弟吧。”

  阿芜哼了一声,高傲地仰着脑袋,就跟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转身朝屋里走去。

  “阿芜——姐,今天还吃赤豆棒冰吗?”

  复生看着阿芜娇骄的模样心里就喜欢,往日那个阿芜脾气多温婉啊,现在动不动就冲他甩脸子,还不是他一点一滴宠出来的,这样脾气鲜活,会哭会笑会撒娇的阿芜,更叫他放在心尖尖上,舍不得放下。

  “嗯,给娘买一支红枣的。”

  阿芜点了点头,现在天气太热,复生每天送她回家后就会去小卖部买几支冰棍,家里人都是长情的,习惯了什么口味就懒得改,可每次在买冰棍之前,复生还是会询问一下她的口味。

  小狼崽骑着自行车再次离开,阿芜推开门,在和嗷嗷玩了一会儿后超屋里走去。

  去年,谢长征的军衔又升了一级,一家人从原本的家属楼里搬了出来,住到了分给谢长征的独立小院儿里。

  因为是在边境军区,家属大院的条件再好也是有限的,所谓的独立小院其实就是以前乡下那种独栋的院子,小平房,胜在面积足够大,前后的院子更是满足了徐春秀这样从农村过来的军嫂种点蔬菜瓜果的**。

  加上谢家还养了一只狼狗,宽阔的前后院足够嗷嗷每天在院子里奔跑撒欢。

  虽然是独立的院子,可这一片并不寂静,每隔十米不到就有一桩同规格的小院,不远处,就是家属区筒子楼,孩子们可以一块玩耍,军嫂们也能相约一块买菜逛街,小日子充实极了。

  阿芜走进客厅,只见爸妈都坐在客厅的布沙发上,氛围有些沉重。

  “爸,妈,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芜好奇地问道。

  “阿芜,收拾一下东西,咱们得回老家一趟。”

  谢长征吐了一口气,“你奶快不行了,等着看我们最后一面。”

  明明上辈子,那个女人活了很久,这辈子他带着妻女来到了军区,倒是改动了他娘的命运,只三年的功夫就不行了。

  电话里,很多事都说不清楚,谢长征只知道他那个妹子干了不少蠢事,前不久被一个二流子弄大了肚子,谢秀珠才十六岁啊,他娘一直希望这个女儿将来发达后能带着全家翻身,让他这个不孝的儿子后悔,谢秀珠未婚先孕的事情爆出来后,他娘直接被气到中风,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不太行了。

  一开始,那些人还没想过要联系他这个早就分家的弟弟,只是老太太的住院花销太大,而家里两个哥哥和谢秀珠这个罪魁祸首还为老太太手里捏的那些钱争破脑袋,还是谢老头不忍心看着老太婆在医院等死,央求苗大山告诉了他儿子的联系方式,给谢长征来了电话。

  这些年,谢长征除了按照分家协议每年给二老汇几十块钱的赡养费外,再也没和老家这些亲人有过什么联系,现在老太太都快要死了,他再不回去,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那毕竟还是谢长征的亲娘,他怨她,可也不能否认对方十几年的养育之恩,至少在那个时候,他娘真的疼过他,现在对方第二次死在谢长征前头,还比原本去世的时间更早,谢长征的里怎么可能没有触动呢。

  到最后,小狼崽买来的一袋冰棍化成了水,一家人将嗷嗷托付给了邻居,就上了回乡的火车。

  ******

  对于阿芜和小狼崽来说,虽然只是三年,他们对于老家的生活都已经十分陌生,而村里那些人对他们的感觉同样如此,在谢长征带着他们回来的时候,站在自己的屋檐下,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两个少年少女。

  阿芜就不用说了,女大十八变,当年黑瘦的小丫头这会儿早已经长成了娇美窈窕的俏丽姑娘,虽然一路匆忙,脸上也带着疲惫神色,可阿芜依旧是大家见过的最漂亮时髦的姑娘。

  至于当年离开时还不会说话的小狼崽,这会儿低着头和阿芜小声交谈着,光看这副模样,就知道人家早已经正常了,他的个儿高,身板也强壮,如果在乡下,一定是种地的一把好手,当初要是他们领养了这个孩子,恐怕家里还能再添一个助力。

  谢长征的运气可真好,自己没儿子,白白捡了这么一个孩子,对方是被人丢在山里的,亲生父母早就无迹可寻了,这样的儿子养大了,也只会和自己贴心,看那小子对阿芜的热乎样,恐怕谢长征不仅只是多了一个儿子,还顺带着多了一个女婿呢。

  围观这一幕的村里人不由想到了几年前村里流传的一个猜测,心里越发觉得,或许当年的猜测是正确的。

  苗凤妹说谢秀珠是福星,结果这些年谢秀珠在学校里不学好,又是不知廉耻追在一个男生的屁股后面跑,又是联合其他女生霸凌那个男生喜欢的小姑娘,到后来,更是因为想要算计那个男生把自己搭进去,被一个二流子毁了清白,还怀了一个野种。

  谢家这些年更是走下坡路,一家人为了苗凤妹手里那些钱斗成了乌鸡眼,没有一个人的心思放在农户人家最要紧的田地上。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村里人对谢家的态度都从原先的关注吃瓜,转到了现在的漠不关心。

  没办法,任凭谁家大戏连唱三年,观众都汇听腻啊。

  可谢长征一家就不一样了,苗大山不肯说谢长征究竟干什么去了,可前年苗大山的大孙子通过了审核顺利当兵还是让大伙儿瞧出了一点苗头。

  现在看到谢长征更胜从前的气势,以及徐春秀母女身上的衣饰打扮,就知道谢长征一定是更胜从前了。

  老宅子那边的人捧着谢秀珠亏待谢芜,结果到头来,谢芜比谢秀珠更有福气,谢长征待这个女儿好,本该残废的腿好全了不说,连官位都上升了,可见谢芜才是带福的,倒是谢秀珠这个苗凤妹往日总挂在嘴上的宝贝女儿,更像是一个带衰全家的丧门星。

  ******

  苗凤妹被大夫下了死亡通知书,家里其他人舍不得浪费钱,直接将人接回了家里。

  不过现在张小娟等人忙着翻老太太的私房,这个浑身瘫痪,意识不清的老太太从接回来的那刻起就被仍在客厅的木板床上,尿湿了一滩,也没人帮她更换衣服和被褥。

  包括老太太最疼的那个女儿,这会儿也破罐子破摔,为了刘拦弟翻出来的五十块钱和她撕扯,哪里顾得上那个命不久矣的亲娘呢。

  苗凤妹听着女儿尖利地争执声,眼角缓缓流下两道泪。

  “三叔回来了!”

  刘拦弟的大闺女榭草一年前就嫁人了,这会儿是回家帮她娘撑腰来的,她还记得谢长征这个三叔,看到对方出现在门口,赶紧朝屋内喊了一声。

  这次回来,张小娟等人的态度老实了许多,因为这三年谢长征的态度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了,如果他们敢做什么过分的事,谢长征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就怕他走了以后,本属于谢老头的那份赡养费都没了。

  至于谢秀珠,她倒是有心要闹,可视线对上站在阿芜身边的谢复生时,顿时就吓地四肢瘫软。

  “娘没气了。”

  张小娟本想叫醒老太太,让她看一眼自己的小儿子,最好能哄的谢长征心软,多出点丧葬费,可惜,老太太的身体已经渐渐冰冷,早在她刚刚流泪的时候,断了气息。

  谢家人开始忙活起了老太太的婚事,谢长征也没说什么,穿上孝服,为老太太发丧。

  “你的命总是那么好。”

  谢秀珠找到机会,凑到阿芜身边嫉恨地说道,“我要走了,这个地方容不下我,我不相信,我这辈子都不如你。”

  她明明做了那么多努力,可却将自己活成了上一世的谢芜,或许比谢芜更不堪,因为她没有包容自己的父母,也没有谢复生这样痴情的男人带她脱离泥潭。

  谢秀珠不明白,自己和谢芜到底差在哪里。

  现在她娘死了,爹不如娘疼她,几个哥哥嫂子更是被她得罪透了,谢秀珠觉得未来一片迷茫。

  在和阿芜说话的时候,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的父亲是她上辈子的丈夫,本来她是准备给姜承下药,生米煮成熟饭逼着对方娶她的,结果姜承躲了过去,反算计她和那个男人发生了关系。

  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或许就是上辈子投胎在她肚子里的儿子或是女儿。

  重生以来,谢秀珠总想着攀附更好的男人,过更优渥的生活,从未想起过那几个孩子,可现在肚子里再次怀上了那个男人的骨肉,她却舍不得打掉了。

  谢秀珠没想过和那个混混重续前缘,她手里还有她娘之前给的一些钱,谢秀珠已经想好了,她会去深城,那个地方是改革的起点,在那里,或许她能找到另一番机遇。

  是她魔障了,重生以来,只将优渥生活的希望寄托在男人的身上,却忘了,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最靠得住的。

  阿芜并不看好谢秀珠的这番野心,可只要对方离自己的生活远远的,对于对方的选择,她也无可置喙。

  “你信不信,我有上辈子的记忆,那个男人是个白眼狼,会害死你们一家的。”

  在分开的时候,谢秀珠还不忘给阿芜挖坑,可她不知道,阿芜同样有着未来的记忆。

  “她和你说了什么。”

  在谢秀珠离开后,复生气鼓鼓地走到阿芜身边问道。

  “她说你坏话呢。”

  阿芜忽然间看开了,执着所谓的姐弟关系干什么呢,她应该看透的是自己的内心,想不想和眼前这个男孩在一起。

  “说你现在粘着我,将来就不喜欢我了。”

  阿芜坏心眼地说道。

  她总是告诫自己,不要被那个所谓的未来的记忆欺骗,不要掺合到上辈子的那对男女之间,或许是怕重蹈覆辙,上辈子发生的很多时候她都想要下意识的规避。

  于是她只将复生当成弟弟,却发现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有些感情早就已经变质了。

  爱情,来的猝不及防。

  “我咬死她!”

  复生眼底闪过一丝戾气,转过身就要去找谢秀珠算账。

  “诶!”

  阿芜没想过复生那样不经逗,“你恼她做什么,难道你真的和她说的那样,只有现在对我好?”

  阿芜的声音软软的,小狼崽心里刚翻涌上来的那点戾气瞬间就被抚平了。

  “才不是一时半刻的,我一辈子都只对你一个人好。”

  “哦?那爹呢,还有娘呢?”

  阿芜明白了复生的心意,可还是想要逗逗她。

  “也好,可是,你——”

  复生着急解释,阿芜和爹娘是不一样的,可当他看到阿芜眼底的笑意时,顿时就知道自己是被阿芜给唬住了。

  “小坏蛋。”

  复生想着,往日阿芜总这样叫他,但显然这个小丫头比他更坏啊。

  “以后是不是可以不叫姐了?”

  复生大着胆子,伸手勾住阿芜的手指,见她不抗拒自己的动作,又由勾缠转为直接将阿芜的小手攥在自己的手掌心里。

  “看你表现。”

  阿芜傲娇地说道。

  “不叫了好不好,我想叫你阿芜,不行,爹娘都这么叫,我以后叫你宝儿好不好,宝儿,我的宝贝。”

  “肉麻死了。”

  阿芜抖了抖肩,甩开复生的手跑了,复生赶紧追上去,两人又是一阵嬉笑打闹。

  *******

  苗凤妹的丧事结束了,谢长征带着妻儿再次离开,恐怕下一次回来,就是谢柱子的婚事了,至于那些兄弟姐妹,关系终究是淡漠了。

  谢秀珠在他们之后离开,还偷走了家里的存款,她会过的怎么样,也无从得知。

  时间一天天过去,阿芜和复生一块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两人将在一起的事情向父母和盘托出,谢长征其实早就已经有所察觉,可复生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再也没有比他更值得放心的女婿了,谢长征和徐春秀又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这一世,小狼崽比阿芜梦境里的更好,终其一生,都无比幸福。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