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繁体版

204、七零小福女25(1/1)

  谢长征预料的没错,邮局里果然有他的挂号信, 今天他要是不来, 明天这封信就会由邮递员送到生产队。

  他正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会在每个礼拜邮递员固定去公社送信的日子的前一天来到县里的邮局, 提前把信拿到手。

  他的随军申请已经通过了, 信里领导还询问了谢长征的伤情, 表达了自己的祝愿。

  谢长征将这封信收了起来, 他的伤已经养好了, 不过为了未来着想, 可以再休息十天半个月巩固伤情,再者, 家里又多了一个谢复生, 对方的特殊情况并不允许他经受长途旅行, 尤其这个年代的火车人挤人,过于密集的环境很容易使得复生的心理躁动不安,谢长征想要趁着这段时间,再好好教教那个孩子。

  ******

  回乡后, 谢长征将部队寄过来的信拿给徐春秀看,夫妻俩很有默契地将这件事瞒了下来,谁也没告诉,就怕在离开村子之前被老宅子那边的人知道了,横生波澜。

  不过这会儿老宅子那边正闹着呢, 即便他们知晓了, 恐怕一时间也顾不上闹他们。

  原来是谢秀珠想要转学了, 原本她在县里的高阳初中念书,这会儿她忽然起了念头,想要转学到国棉二厂子弟中学。

  国棉二厂是市属单位,算是当地效益比较好的工厂之一,因为效益好,厂里有许多惠及员工的配套设施,例如国棉二厂附属医院,国棉二厂附属中小学,国棉二厂机关幼儿园等。

  这类的附属学校作为国棉厂的福利待遇之一,厂里员工的子弟自然可以免费入读,当然,每个人手里的名额也不是无限制的,普通工人手里只有两个入读名额,干部的名额能再多两个,也因为如此,国棉厂以外员工子弟以外的人想要入读,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这年头大伙儿的亲戚都多,尤其是这些在国棉厂上班的出息人,在十万八千里外,也有穷亲戚争着和他们攀亲戚,有那些家里孩子不多的,就会将多余的名额让给亲戚的孩子。

  一个家庭里,如果父母都是国棉厂的工人,自己也在国棉厂工作,然后又找了一个同样在国棉厂上班的媳妇,等于一下子就有了八个可以念书的名额,自家的孩子肯定没有那么多,这里还得去掉一些没到念书年龄或早就过了就读年龄的,剩下那么多名额,要是全给了亲戚的孩子,那肯定是不划算的,于是私底下又衍生出了新的买卖,就是学籍买卖。

  那些想要就读国棉厂附中附小的人花钱从手里名额宽裕的人家那儿买一个位置,随便掰扯一个亲属关系,厂办那里根本就不会详查。

  因为学校挂着国棉厂的名字,就读的学生多是国棉厂员工子弟,要是在就读期间表现良好,有一定几率在毕业后直接进入国棉厂上班。

  因此很多人家宁愿多花一些钱,买下这样一个名额,为自己的孩子争求一个机遇。

  谢秀珠想要转学到国棉厂附中,是因为她知道姜承就在那所学校就读,那个男人和付言舒都算是国棉厂员工子弟,谢芜也是在那里认识了他们,并且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孽缘。

  现在谢秀珠对小狼崽产生了畏惧,自然不敢将目标放在这个冷血的男人身上,这样一来,身边能被谢秀珠看上的优质男性一下子就变得稀少。

  她在为数不多的男人中挑选了一番,唯独姜承,让谢秀珠产生了些许兴趣。

  在她记忆里,姜承的家世也是很不错的,他爸是最早停薪留职下海经商的那批人之一,九十年代,就已经是百万身家了,作为一个富二代,姜承身上并没有那种瞧不起人的坏毛病,相反,他文质彬彬,是个对人宽和礼貌的绅士。

  上辈子谢芜会喜欢上姜承,不就是因为他在她被人欺负时显露出来的温柔吗,谢秀珠被小狼崽吓怕了,就想找一个脾气温和的男人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也怪谢秀珠对姜承的了解不多,她哪知道,有些人的温柔是流于表面的,在温和礼貌的外表之下,极有可能藏着一颗冷漠坚硬的心脏,除非是被他认可的人,要不然,得到的也只是他公式化的微笑罢了。

  谢秀珠总觉得,作为重生女,她身上一定是带着大机缘的,那样优秀的两个男人,总有一个该属于她。

  这个时候,姜承和付言舒都还是半大孩子,应该都没有开窍,彼此之间只有青梅竹马的情谊,想要让姜承成为自己的男人,就要在这个时候插手。

  最好是离间姜承和付言舒的感情,让他们彼此厌恶,谢秀珠可不希望自己和姜承在一起后,他身边还有一个玩的极好的女性朋友,那种打着好兄弟幌子的汉子婊最叫谢秀珠厌恶了。

  可谢秀珠才刚透露出转学的意愿,家里两个嫂子就率先闹腾起来了,就连往日和谢秀珠玩的最好的大侄子谢红军,也表现出了不情愿的态度。

  谢红军比谢秀珠大两岁,他的学习并不算好,这年头最好的出路是考上中专,然后分配工作,他担心自己的中考成绩不符合预期,这些日子一直琢磨着想他奶给他拿点钱疏通关系,最好是在中考落榜后找一份学徒工的工作,好留在城里。

  这个花销可比谢秀珠的大多了,工人的工作抢手,学徒工的工作也不例外,送礼攀关系,谢红军寻摸着,起码得花好几百。

  可他觉得这是值得的,一旦他真的成为工人,这笔前期投资,几年就能挣回来了。

  老宅子的人心里都清楚,现在谢长征不再按月往家里汇钱了,老太太手里攒的那些钱只会越用越少,任何一个人花的多了,就意味着自己能花到的钱少了。

  现在谢秀珠提出要去国棉厂附中念书,光是给她买这个名额,起码得花二三十块钱,这在以前不是个大数字,可放到现在,谢长耕和谢长犁兄弟俩在地里干死干活一年,除去分粮那部分工分,能实在拿到手的钱,也就二三十块罢了。

  谢秀珠的书念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花那么多冤枉钱转学去国棉厂附中呢?她就是个丫头片子,书念的再好,将来也是便宜她老公家,谢家大房和二房自然是不乐意的。

  谢秀珠知道这个家真的能够做主的还是她娘,因此不顾两个嫂子的意见终日磨着苗婆子,苗凤妹终究还是疼这个闺女,且对她给予厚望,在谢秀珠闹了一通后妥协,准备等念完这一学期,下半年就帮谢秀珠办好转学手续。

  原本因为谢长征远远不断的补贴,谢家其他两房和谢秀珠之间的矛盾是隐藏在水下的,三方一致针对谢芜母女,因此看上去感情极为融洽。可在没了谢长征的供给,谢芜母女又从家里搬出去后,关于老太太手里那些钱,关于每天该由谁洗衣做饭的矛盾,引发了一次次的争执。

  张小娟和刘拦弟这对面和心不和的妯娌再一次联起手来,抱怨家里小姑子年纪不小却诸事不做的懒惰行为,也抱怨老太太只顾着补贴女儿,却没想过家里的儿子孙子的偏心行为。

  她们还聪明了一把,知道将终于雄起的公公谢柱子拉拢到了一边,谢家因为这些矛盾,天天爆发战争,往日和谐的局面消失了,终日不断的争吵声更是让谢家这群人在村里的名声越发败坏。

  一个月后,苗凤妹忽然想起了自己那个住在村子另一边的瘸腿儿子,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多日没有见到他们夫妻和家里养的两个赔钱货了。

  她随便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那个儿子早就带着妻儿离开了村子,有人说是回部队了,有人说是去外头寻老战友找活干了,除了给谢长征他们开证明的苗大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去向,可偏偏苗大山的嘴巴严,苗凤妹问了好几遍,他都不肯给出答案。

  “三哥肯定是回部队了,如果只是出去找活干,怎么会把徐春秀她们一块带上,再怎么样,也得等工作找好了,彻底安顿下来了,再把人接过去。”

  谢秀珠觉得自己可能被前世记忆欺骗了,这一世三哥谢长征回乡的日子出现了变化,是不是意味着对方的腿伤或许也没有前世严重呢?

  “三哥背着咱们逃回军区,分明是怕咱们知道他腿好了,不想给爹娘赡养费,咱们得找他去。”

  谢秀珠想到三哥的腿伤要是好了,这辈子的成就会比上辈子更高,谢芜也能沾这个亲爹的光,过上干部家小姐、红二代的荣光,心里顿时五味杂陈,越发嫉妒了。

  “找?怎么找?谁去找?”

  谢红军比这个小姑更拎得清,他不想和那个能耐的三叔撕破脸,现在他乖一些,将来没准三叔看在他是他亲侄子的份上,还愿意帮他一把,奶奶要是真的听了小姑的怂恿去军区闹,坏了三叔的前途,这点面子情也没了。

  “再说了,就算你们有胆子做着火车去人生地不熟的边境找人,也得大队长给你们开条子啊,他连三叔究竟去哪儿都不肯告诉你们,还会给你们开证明,让你们买车票去部队找人?”

  谢红军认真分析了他们现在的处境,被闺女说动的苗凤妹一下子偃旗息鼓了。

  她那么大年纪,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小县城,让她坐几天几夜的火车,中间再转一趟趟的长途客,可得把她的老命搭进去。

  谢秀珠又试图怂恿了苗凤妹几次,可都以失败告终,好在她得偿所愿,终于转学到国棉厂附属中学,总算消停下来。

  ******

  两年后

  “阿芜!”

  复生骑着自行车,冲着阿芜挥手。

  “叫姐。”

  阿芜背着书包一路小跑过来,踮着脚拍了拍复生的脑袋,然后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双手环住复生的腰。

  “阿芜——姐。”

  复生知道,自己要是不喊对方一声姐,小姑娘能跟他使一天的小性子,明明以前阿芜也不是这样的,可自从某一天起,她对于这个姐姐的身份格外在意,允许他喊她阿芜姐而不是单一声姐,已经是她的让步了。

  因为复生背对着阿芜,所以她看不到少年在念到那声姐时的不情愿。

  坏心眼的小狼崽子在骑着自行车带阿芜回家的时候故意驶过一些凹坑路面,二八杠自行车的减震效果不佳,阿芜做的车后座垫了厚厚的棉花,屁股倒是不疼,只是心理上的恐惧让她在震颤的时候不得不收拢放在复生腰间的手,上半身整个贴在了小狼崽的背上。

  他想要的,可不止是姐姐。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